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95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95

作者:爱已凉 字数:6586 热度:2
    生活,我们秦家的女主人要像nima妈一样知书达理!”

    “我妈妈已经死了,因为生我而死,而我是罪魁祸首,害死她的那个人你放心,萧画画

    不会是秦氏的女主人,她只是我秦宗翰的女人!天宇的妈咪而已!”秦宗翰的语气很是冷漠。

    萧画画突然被他的话震得心里动容起来,秦宗翰,他

    “你是对不起nima妈!”秦茂祥仿佛被人戳穿了痛处,吼了起来。“但你休想把天宇带给

    她!天宇是我的孙子,是秦氏未来的继承人!”

    “天宇是我的儿子,我比你更清楚他需要什么!”他从来没有母爱,因为母亲因为生他而

    死,这一辈子他背负了克母的罪名。

    对不起母亲,克死了母亲!

    对不起父亲,害得父亲一生过着孤寂的生活!

    他是该死,可是天宇不能再没有母亲了!他不想让孩子跟他小时候一样孤独,他是没有

    办法追回母亲,可是天宇的妈咪还活着,他无权剥夺他的母爱!五年已经足够了,给孩子带

    来的创伤已经够多了。

    萧画画还在震惊中,一回神立刻爬起来,穿好衣服,心里很是挣扎,他在为了她而和自

    己的父亲吵架,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知道老爷子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的确是有污点的女人!

    秦宗翰挂了电话,站在走廊里,整张脸阴沉的吓人。

    萧画画拉开门,看到他只围了一件浴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电话,她的视线不由得一

    移。

    ··

    他听到声音一转身,看到她,视线不由得温柔起来,“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的!”

    他知道她累坏了,是他把她累坏的!

    她的脸上火辣辣的,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你跟你爸爸吵架了是不是?”

    “没有!”他否认,拥着她进房间。“你不要管任何事,我现在回去把天宇给带回来!”

    “不!”萧画画急忙摇头。

    虽然她很想看到孩子,可是她要想想怎么对孩子最好,她到底要怎么做对孩子才是最有

    利的。她现在脑子里很乱。

    他讶异,把电话放在床头柜上。

    “那件事不怪你,你不要自责了!”她突然说道,想到秦老爷说的话,又想到刚才他打电

    话说的那些话,那种语气,分明是痛苦而自责的。

    萧画画突然心里觉得很痛,他说tama妈因为生他而死,可见他心里多么的在乎,有三十

    年了吧,他说出这话还是这么痛,她突然觉得,其实他心里一直是介意的,纵然那时他根本

    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萧画画的话,也触及了他的疼痛之处。

    她侧目看他,看到他xinggan的唇瓣微颤,恍若极度惊愕,俊挺的下颔缩紧,仿佛强压

    慌乱,而幽深的暗眸却阴鸷噬人。

    “那不怪你的!你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看着他,扳过他的俊脸。“秦宗翰,你不要自责

    了!”

    “我妈是因为生我而死!老头子一辈子没有再娶,一辈子挺孤寂的,无论如何,我终究

    欠了他!”秦宗翰的声音很是落寞,突然一把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借我靠一下!”

    萧画画的身子一僵,手在半空里一顿,缓缓的搂住他的后背,轻轻的拍着,这个男人看

    起来如此的强壮而高大,可终究也有脆弱的时候。

    他从来没有得到过母爱,长大了可以坚强,小时候呢?

    “你”她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哽咽的,原来她这么的关心他,竟不由自主的凝噎了。

    “不要跟他吵,你爸爸他心里可能是深爱nima妈的,所以才一辈子没有再找别的女人,或许

    他爱的太深了,nima妈虽然不幸去世了,可是她却得到了全天下女人最梦寐以求的永恒!最

    苦的人是你爸爸和你!不要自责了!”

    他的身子一颤,“你不懂!”

    她知道自己的安慰很苍白无力,一些事情不深入其中又怎么知道其中的无奈和心酸呢?

    她只是拥着他,抱紧他,希望自己弱小的双肩,能给他一点点的力量。

    原来一个男人即使看起来很强大,可是内心也是容易脆弱的!

    他紧紧的拥抱着她,像是要把她钳入自己的骨血里,在她耳边低声呢喃。“不要离开我!

    其实我一无所有”

    她的心抽痛抽痛,眼圈突然酸涩起来,心底柔软的地方白触及,脱口而出。“好,我不离

    开,不离开,即使你一无所有,你还有我”

    (

    正文 第185章,好友拷问

    秦宗翰听从了萧画画的话,没有立刻把天宇接出来,但是却准备回去看天宇……

    因为萧画画实在不放心天宇,他的性格太内向,那孩子突然没了妈咪,一定会哭的。

    车子在大街上行驶着,萧画画侧目看他的侧脸。“从米大哥餐厅那里停一下,我刚刚和米

    凌约好了,你别忘记了把承承让你朋友送回来!”

    她又被他拉住不走了,承诺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对,她也要跟米凌说一下,还要继续

    用她的公寓,还有也想问问米凌怎么办!

    “让他明天回来吧!今晚你属于我的!”他低声道。“就我和你!”

    她的脸一红,想到他刚才的脆弱,也没再说什么。

    “跟你朋友说,不要住她的公寓了,住在15号别墅,上次那个存折在抽屉里,以后不许

    工作了!”

    “不工作?”她错愕。“不行,我不能不工作!”

    她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工作?

    “我会养你!”他道。

    “不行,秦宗翰,我不需要你养我,我可以自己养我自己!”

    “你不听话!”他指控。

    “这件事情不能听你的!”她坚持。

    “好吧,那暂时不要工作,你只能跟在我身边工作,别人都不行!这是我的妥协,否则

    你休想工作,你已经答应我了,不会离开我,难道你想食言?”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她突然词穷。

    “什么意思?”他故意曲解。“难道你想离开?”

    “不理你了!”她把视线转向窗外,脸上却透着微红。

    秦宗翰侧目扫了她一眼。“一个小时后我会来接你,你跟她老实等在那里!”

    看了下表,已经晚上7点了,那就是8点,“可是你还没吃饭呢!”

    她想到一个白天她被他困在床上,一整天都没吃饭。

    “回来再吃吧!我先去看看儿子!”他挺担心的。“安慰他一下后,可是你长时间不见他

    会不会难过?”

    萧画画视线一顿,点头。“虽然很难过,可是想到你爸爸,我还是想取得他的谅解!毕竟

    他是为了天宇好,我们也应该理解他!”

    “这么善良会被人欺负死的!”他笑,终于露出了笑容。

    “是啊,不就是被你欺负死了吗?”她也难得开了玩笑。

    “小丫头学会顶嘴了?看我晚上怎么惩罚你!”他突然暧昧的说道。

    “你正经点好不好啊?”她很窘迫。

    “我是说罚你给我煮饭啊!”他很无辜的解释道。

    她更加的窘迫,该死,她想什么呢?难道她真的是米凌说过的那样,其实外表看似单纯,

    内心不一定也单纯,也许很闷骚的那种女人?

    这一刻,萧画画有些怀疑了!

    ··

    “看在我一整天没吃饭卖力取悦你的份上,你是不是该煮饭给我吃?”

    “你”她卡壳。

    车子停下时,萧画画下车,米凌刚好站在等待的门口。

    一看到宝蓝色的布加迪,米凌愣了下,走过去,不和萧画画说话,而是敲了下秦宗翰这

    边驾驶室的玻璃。

    车窗滑下,秦宗翰的俊脸露出来。“有事?”

    “秦大总裁,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把画画给我留住了,不然我真去找你的麻烦!”米凌

    还想着一定要让秦宗翰不好过呢,没想到他居然在机场把她给截住了。

    秦宗翰一愣,勾唇一笑,“米小姐,画画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不错!”

    “别给我戴高帽,你到底拿画画当什么?”米凌的手按在车窗摇到一半的玻璃上。“我跟

    你说,你不许欺负她,就算你是我哥同学也不行,要是欺负了画画,我跟你没完!”

    “米凌!”萧画画绕到车子的那一边,窘迫的拉住米凌,“我们快进去吧!”

    秦宗翰玩味的笑了下,没有任何的解释,而是问道:“我想带她去旅行,你帮她照顾下承

    承可以吗?”

    这算什么?米凌错愕。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米凌可没打算跟他打马虎眼。

    秦宗翰的视线看向了米凌,再转向车窗外站在米凌身边有些窘迫的萧画画,视线不由得

    柔软了起来。“爱人!米小姐,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米凌一愣!突然笑了,很豪爽得道:“好!你们旅行去吧,我照顾承承,把天宇,天宇是

    不是?我要见一下我那只见过一面的干儿子,你把他给我也弄来,我带着两个小子也去旅行

    ~!”

    “米凌!”萧画画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心被什么东西冲撞着,他说是“爱人”,这一次,

    当着米凌的面说的,而且语气那么的认真,她无法不动容。

    “别急,我再问一句!”米凌拍了一下萧画画。“秦宗翰,你可不许虐待承承,承承也是

    我的宝贝干儿子,谁敢虐待他我也没完!”

    秦宗翰感到很好笑,点头。“你多虑了!承承很可爱,我怎么会虐待他?我可以走了吗?”

    “好吧!”米凌没想到秦宗翰会这么说,不过这个回答她很满意。“好了,妹妹,咱们进

    去吧,今晚可以不醉不归了!”

    秦宗翰的视线扫了下萧画画,微微一闪,车窗升起,车子缓缓的划过。

    萧画画却望着布加迪缓缓的划过,心里复杂的波动着,“爱人”,她有资格做他的爱人吗?

    或者说,她有资格去爱人吗?

    “看什么呢?”米凌碰了她一下,心里却是异常的高兴。“画画,这人貌似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