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作者:爱已凉 字数:6661 热度:2
    r/>   “秦宗翰,我不会求你的!其实我很自私!这一刻,我笃定,你爱我比爱她更甚,因为

    除了我,谁也做不出这么伟大的事情了!我用我的爱,成全你们,成全你和他!秦宗翰,我

    把你还给她,我不要你了!不要了!即使我爱你,此生不渝,也不要你了!”

    “画画!”秦宗翰哽咽,心如刀绞。“你怎么能不要我!给我点时间好不好?我只想要你!”

    “秦宗翰,短时间内,她不会好了!而你不能太自私,是不是?我也经不了那么长时间

    的等待,我要忘了你!重新开始生活!”萧画画道:“一年两年,你觉得她会好吗?我有多少

    时间可以等呢?你的父亲本就不同意,我得不到天宇,得不到全部的你,我留下来只是煎熬!

    而我,所能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放开你的手,让你去照顾她,再等下去,我怕我跟她一样,

    心里会出现问题,别让我变得极端好不好?”

    他悠悠的叹息。“可是我不能没有你!”

    他的神情十分的痛苦,半天后他又说:“画画,为什么越是这样的时候你可以表现的如此

    的坚强?为什么你不能自私点?你知不知道,你说不要我管她我一定不会管的!”

    “可是你已经决定了!”

    “我决定了吗?”他问。

    她笑,晶莹剔透的泪珠滑下来,湿了面颊,他捧住她的脸,一一的吻去。

    “秦宗翰,你好笨啊,你失去了我,你居然选了一个病人!你宁愿选一个病人也不选我!

    可是我却感到骄傲和欣慰,我爱上的男人,原来不是那么的冷血!”

    他的心更痛了,如刀割。眼泪滑下来,他深呼吸,吞下眼泪。

    萧画画盈盈的大眼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当你那样绝望的吻我说要跟我结婚的时候,我就

    知道了,你不能不管她,而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照料。你是她唯一认识的人,我想她一定爱

    你入骨髓,所以才只记得你,她什么都没有了!

    秦宗翰,你就是她的支柱,你是她可以有机会好起来的力量和源泉!”

    “画画,你怎么可以如此的了解我,如此的看透我?”他低呼,紧紧的抱着她,像是要

    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一般。

    “你对她的同情,对她的歉疚,敌过了我们一切,包括对你父亲的歉疚,对天宇的,对

    我的,因为她是个病人!我们都很健康!秦宗翰我知道你的不得不!”萧画画推开她,深呼吸。

    “不要担心我,我还有天宇和承承,我才二十三岁,我还有美好的青春,即使再过几年,

    我耐不住jimo找个男人结婚,我还是会有快乐的一生,因为我有健康!而她什么都没了,连

    孩子都不能生!所以我比她富有!但是我嫉妒她,她得到了你的眷顾!秦宗翰,如果她健康

    的话,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开你了,哪怕是为了我儿子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可是”

    戒指放在他的手里,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这是我最后一次抱你,最后一次的拥有你!

    从此后,我会学的很自私,我会谈恋爱,我会找个男人嫁了!你不要担心我!”

    “画画!听我说!15号别墅你去住!你带着承承去住!”他低吼,想着不知道该如何的

    补偿她。

    “好!那是我的了!”她说,只想让他放心!“我要那个别墅,也要那个存折!”

    “画画!”他哑着声音喊她的名字,这个女人啊!他想这一生,他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因

    为再也没有女人比这个女人更伟大。

    “好了!我走了!秦宗翰,我该走了!”萧画画笑笑,踮起脚尖,吻他的唇,心底在告诉

    自己,最后一次了!

    (

    正文 第199章,天没有塌

    “安心的去照顾她,你可以的!”她笑,泪花在眼中飞快的打着旋,滚滚落下……

    然后她转身,“秦宗翰,再见!不要再来找我!”

    “不!画画!不要这么残忍!”他拽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画画,不要这么

    残忍!”

    他紧搂着她,然后用双手捧住她的面颊,他吻她的眼睛、鼻子、嘴巴、面颊

    他的泪和她的交织在一起。

    然后,他又把她的头紧压在胸口:“不!”

    他挣扎着。“我怎么舍得放开你的手?”

    “放的开的!这个世界,谁离了谁都可以活!挺过去就好了!像当初我失去天宇,失去

    萧潇,我以为天塌了,可是没有,天还在的!所以,秦宗翰,你可以的,放手吧!”

    他惊愕着,对她的话感到震动痛楚而迷茫。“画画,你明知道你这样做我更舍不得!我们

    都不会幸福!”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要对方笑或是过的好呢?其实不然,幸福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以我也要找寻我的幸福去,莫伊兰的幸福是你,而你握住我的手,

    我握住你的手,我们就真的能够幸福吗?一辈子不受良心的谴责吗?秦宗翰,若是你良心安

    的话,又怎么会丢下我去法国找她?你知道不知道,你丢下我的时候我身上身无分文?”

    “画画——”秦宗翰的手握住她的,萧画画却笑。

    “我不知道,我忽略了!”是啊,他走的匆忙,只安排了司机送他去机场,却忘记了她身

    上没有钱。“对不起!”

    他除了道歉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相信你是太着急,这也说明你心中的愧疚太深,所以,秦宗翰,

    放手吧!”

    她看着他修长的大手紧握住她的小手,她伸手,然后一根根的掰开他的手指。“放手!”

    “画画!”手里一空,秦宗翰觉得空气都是痛的,连呼吸都那么痛,心里空的几乎要窒息。

    萧画画打开门,曾黎担忧的看着她,他们的谈话,他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一些,“画画——”

    萧画画双手抹了把眼泪,笑了,她的脸像是盛开的太阳花,那样的璀璨而明朗。

    “曾大哥,帮他照顾好莫小姐吧!或许结婚是对莫小姐最好的帮助!”

    “画画!”秦宗翰在她身后低喊。

    “秦宗翰,跟她结婚吧,我想她在意的是你一直没有娶她!或许结婚比什么样的良药都

    好!再见!”

    她走到门口,回转身,对着秦宗翰和曾黎露出一个美丽而绚烂的笑容。“再见,秦宗翰,

    再见曾大哥!”

    在曾黎错愕的眸光里,萧画画关上了门。

    秦宗翰颓然的瘫坐在沙发上,双手在身侧握紧,他终于失去了她吗?

    曾黎看了一眼秦宗翰,追了出去。

    可是,却不见了佳人芳踪。

    一路狂奔,萧画画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广场,自己身

    上满是汗水,像是跑了很久一样!

    萧画画想笑,但她的笑容却是如此凄厉与酸楚;她想哭,却疲倦得连声都发不出。她坐

    在广场的休息椅上,呆呆的看着车来车往。

    ··

    失去了!或许从来不曾拥有过!可是,不后悔!她爱的男人是个有责任有良心的男人,

    这就够了!

    萧画画笑了,笑着流眼泪!“秦宗翰!你一定要把莫伊兰照顾好,让她恢复,不然我的成

    全岂不是白费了?一定哦!”

    她拿出电话!

    看到电话里他的号码!

    这一刻,她的手,眷恋的摸着他的手机号,两个号码,眷恋的摸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狠

    心按下删除键。

    看着那号码一下子消失,她的心跟着好痛好痛,泪珠子一个个掉下来,像是硬币那么大

    小的泪珠子,越滴越多,瞬间就在脚边湿了一片,萧画画忍不住低声呢喃。“再见了,秦宗翰!”

    其实删除了号码,又怎么删得掉记忆呢?——

    一个星期后。

    “喂!你到底怎么回事?最近你怎么都不出门?”米凌每来一次都觉得很奇怪,“画画,

    你在家呆了多久了?”

    “一星期了吧!”萧画画只是笑,笑容是无比的平缓。“我打算去找工作!开始找新的工

    作!”

    “去哪里?秦宗翰同意?对了,他呢?他怎么不见踪影?”米凌不解。

    “米凌,我和他分手了!”萧画画很平静的说道。

    这句话,像个炸弹一般,让米凌瞬间呆愣住。“什么??”

    “我和秦宗翰分手了!”萧画画说道那么平静,再度的重复道。

    “为什么?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你别吓我啊!”米凌错愕,回神后怒道:“为什么分手?

    我找他去!该死的臭男人,他不是说拿你当爱人吗?这才几个星期,居然就分手了!”

    “不要去找他,他比我还要难过!”萧画画摇头,“米凌,你不要问了好不好?”

    “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就去问!”

    萧画画点头。“好,我告诉你!”

    她缓缓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米凌,说完的一瞬间,她的心似乎松了口气,因为每说一

    句话,她的心都像是被刀子划过一般的痛,可是却痛到很平静,她抬头,绽放一个美丽的微

    笑。

    “我进屋里去了!不要找他可以吗?算我求你!”

    “画画,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怎么能放开你们的爱情?表白之后说放手,你们真傻!

    有精神病医院,有莫家,为什么非要秦宗翰去照顾她?我真的是不懂了,你们是傻还是真tama

    伟大!去他的吧!”米凌暴躁的骂了粗口,又踢了沙发一下。“你这五年算怎么回事?他对你

    一点愧疚没有吗?”

    “米凌,真的没事,都过去了一星期了,我现在心里很平静,良心很安宁,我觉得很踏

    实,不要让我良心不安,不要让他牵肠挂肚好不好?”她说完,转身走进了房间。

    将整个脸埋在了被子里,静静的一句话不说。

    米凌被她弄得手足失措而又惊诧到极点。

    而此时,门铃响了,谁会来?

    (

    正文 第200章,重新开始

    米凌气鼓鼓的去开门,一打开门看到曾黎,“你来做什么?”。

    曾黎一看米凌那架势,像是要打仗。

    “米凌,我没惹你吧?”

    “认识秦宗翰的,和秦宗翰好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