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09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09

作者:爱已凉 字数:6734 热度:2
    的双眼,

    萧画画挫败的开口,挣扎的要起身,却还是被秦宗翰给压在了门板上,他将头靠在她的肩窝

    里。

    低沉暗哑的开口,“我想你,画画,做不到了!真的做不到了!我坚持不了了!我不管了

    好不好?不管她了好不好?”

    她悠长的叹了口气,“不管她你会良心过得去吗?一时退缩后,换来一生的愧疚,你觉得

    你真的可以不管吗?如果你不想管,又何必亲自把她接回来?她不是还有家人吗?即使你不

    管,她还有家人管啊!”

    他一僵,身子紧绷。“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你,你居然不见我,

    该死的,你居然不见我了,我心里想着你,想你想的都要发疯了,你居然一点不管我了!你

    这个小丫头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的狠心?”

    半点不给萧画画回绝的时间,秦宗翰细碎的吻顺着她的脸庞一路游移下来,最终吻上萧

    画画的柔软的唇,亲密的摩擦着,yunxi着彼此的气息,大手更是不再压抑的抚上她细致的

    身体,拉扯开她礼服的拉链,顺着她脖子一路游移下来,缓缓的落在那挺立的柔软之上。

    大手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熟练的解开了她后背的文胸扣环。

    然后他的唇,贴在了她甜美的/data/k1/8936png

    之上,含住了那baoman的果实。他的胡子扎得她酥痒难耐。

    ··

    “秦宗翰!不要这样”她的心颤抖着,无力承受他这样的碰触。“不要让我讨厌你!”

    “我没有碰过她,我不会碰她,我只有你,未来也只有你,只有你!”他低喊!“画画,

    我想你”

    “秦宗翰!”她的声音像猫叫,有些的急促。

    他低头含住她胸前的贝类,突然胸口传来一股战栗的温热感觉,她的身体跟着战栗,跟

    着酥软,也跟着更加的敏感。

    可是,她心里有了障碍,“不!不要碰我!秦宗翰!我会恨你的!”

    可是他哪里明白她的心思,他以为她会像他一样思念着他,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念她,

    恨不得每一刻都不离开!

    她捶打着他的臂膀,“秦宗翰,放开我,放开我!”

    突然的,脖子处突然传来一股被yunxi的刺痛,萧画画吃痛的嘤咛一声,他是qinshou

    吗?咬的那么重!

    后背被拍打的痛不但没有让秦宗翰轻柔下动作,反而是更加狂野的吻上萧画画的身体,

    细碎而温热的吻顺着她xuebai的脖子一路散落下来,一点一点,似乎要吻尽她身体的每一寸

    jifu。

    身体里的火似乎越来越炽热,萧画画呼吸越来越沉重,那一股接着一股的战栗kuaigan

    让她忽然感觉如同踩上了云端,绚烂的光亮里只有秦宗翰那张深邃的面容,那眉,那眼,那

    深情的目光,让她眷恋不已。

    可是,可是脑海里一浮现出莫伊兰那张吓人的脸,她便猛地惊醒,天哪,他们在做什么?

    不要这样!

    爱情的路,三个走,真的太挤!

    秦宗翰还在亲吻着她,头埋在她的胸口,萧画画的手在挣扎中,按到了门口的开关,啪

    一声,灯亮了!

    一瞬间,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放开我!”她使劲推开他。

    他后退了一步,看到她胸前被他啃噬的一片淤青,心里颤抖着,心疼起来,他是怎么了?

    “画画”

    灯光下,她麻木的拉好礼服,看着秦宗翰,她的头发乱了,衣服也皱了,斜斜垮垮的,

    刚才被他脱掉了文胸,此刻她的挺立被逗弄的依然傲挺。

    那若隐若现的果实吸引着他全部的力量

    秦宗翰的眼神更加的深邃了!

    “不要过来!”她低喊,又羞又怒:“不要让我恨你!”

    他不敢再往前一步,因为她眼中是羞愧的绝望。

    他也真的没敢往前一步,只是看着她,充满了痛苦。

    她看着他,两两相望中,她的眼里也满是痛。

    这个男人啊,他的脸色那么的苍白,他的胡子那么长!他向来都是干净整洁,很少会有

    落魄潦倒的一面,在萧画画的记忆里,他还从来没这么的憔悴过,这一次比上次在铭昊府邸

    见到莫伊兰时那时的他更落魄,他不修边幅的模样,更让人心疼。

    “好!我不碰你!让我在这里呆一会儿好吗?让我呆一晚可以吗?只要看着你,什么都

    不做,好不好?”秦宗翰声音里隐约着起伏的挣扎,心跳加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画画

    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期待她的赦免。

    (

    正文 第207章,你别逼我

    “秦宗翰,回去吧,再也不要来!如果你想逼我离开这座城市,就不要再来了!”她低声

    喃喃……

    “画画!”秦宗翰走到她面前,低下头,凝视她安静的脸庞,默然许久沉声说道,“不要

    走,不要离开,我错了!我保证,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侵犯你,只求你,不要不见我可

    以吗?”

    “你走吧!”她冷下脸来。“别忘了,她需要你!”

    她的话一出口,室内的温暖似乎在一瞬间全消失了。

    空旷的房间蓦然变成了冰般的寒冷。

    秦宗翰的眉峰紧蹙,嘴唇苍白,眼光死瞪着她,默然不语。

    说出这样的话,她立刻后悔起来!后悔而焦灼,她不忍心看他这样子!可是,她不能给

    他希望,因为她没把握,她不想打乱自己的生活。

    “难道你不需要我吗?”他哑着嗓子问道。

    “不!我不需要你!离开你我照样生活,而且很平静很快乐!”她终于狠下心说出这句话,

    可是心底却像是有尖刀在绞般,痛得她差点就透不过气来。

    “真的快乐吗?”他的声音很平静,却还是能听出在隐忍着什么。

    她不说话,快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别人谁也替不了,可是需要又怎样?看着他对别

    的女人温柔,她没那么好肚量,她是自私的,她宁愿不要,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心整日在油锅

    里煎熬。

    所以她宁愿彼此不拥有,也不想天长地久。

    “快乐!无比的快乐!难道你没看到我刚参加宴会回来吗?而且还让人送我回来!”萧画

    画忽然抬眼,凝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闪过亮光,在灯光下犹如一颗黑珍珠般闪亮。

    她没有再落泪,她以为自己会再哭的!可是却异常的平静。她居然没有哭,她以为自己

    会痛哭失声的,她以为自己装不下去的。

    “真的快乐?真的快乐吗?真的是无比快乐吗?”他喊着,声音里满是痛苦,为什么她

    可以洒脱,他却如此的狼呗?

    可是她听到自己很平静的声音:“可以啊,可以很快乐”

    “你不是说爱我吗?”

    “可是我更爱我自己啊!”她笑了,笑得悠悠的,像空谷幽兰。“爱情的路,我可不希望

    三个人走,谁跟你在一起,都注定了要三个人一起走,莫伊兰是你一辈子都甩不掉的包袱我

    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因为太累了秦宗翰,你赶紧治好她吧,告诉她,天宇是她的孩子,也

    告诉天宇,莫伊兰才是他的妈妈或许,对她的康复还有帮助吧!”

    太痛苦了太痛苦了

    她的心如刀割,亲自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的女人,把心爱的男人送给别的女人,叫她怎

    生不伤怀?怎生不备受煎熬和折磨?可是,看着他备受折磨,她的心更痛啊!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秦宗翰盯着她,俊美的脸上丝毫没有表情,忽而绽开笑,凑近她。

    她看到他的笑,心里就颤抖起来。那漂亮的黝黑的眸子里,看不到一丝丝的温度。“萧画

    画,你还真是大方!”

    萧画画的心一抽,险些窒息,不是她大方,是无可奈何!

    她只想莫伊兰快一点好起来,只想他不那么辛苦,他现在这样憔悴的样子,实在让人太

    难过太心疼了。

    可是他的讥讽,让她心中一阵锐痛,立即被深深的伤害了。

    ··

    被他的态度刺伤了,被他那嘲弄的笑刺伤了,被他那讽刺的、刻薄的话刺伤了。

    她的脸涨得通红,然后慢慢的白了起来,变得惨白惨白,毫无血色,她咬住唇,咬的唇

    角渗出了血丝。

    然后,深呼吸,她紧盯他,想从他眼底读出他内心真正的思想,但她看到的只是一层深

    黝的黑暗深不见底的黑暗。

    她猝然转身,想着在眼泪来临之前,逃离客厅。

    她想朝卧房跑去,可是他却突然拦住她,他的身子挺直得像一堵宽大的墙,他眼底是一

    种凄凉的凌厉。

    他的脸色变白了,嘴角的嘲笑已消失无踪。但,他的表情极端的严肃、郑重,而且森冷。

    “画画,不要我了,也不要天宇了,你怎么可以做的这么绝?”他哑声说。

    她站在那儿,被动的瞪着他,必须伪装下去,“是,因为我很大方!你走吧,我不想再看

    到你!”

    秦宗翰凝望她,她瘦弱的身影仿若离他越来越远,他仿佛就要抓不到,再也见不到她

    “好!我走!我走!我再也不会来了!”他的拳头握紧,低低的说道,声音低不可闻。突

    然的,他笑了起来,那笑声是如此的落寞而悲哀。

    他站直了身子,笑容更大,可是她却似乎看到了隐含在那笑容里的一丝心痛与无奈,为

    什么?为什么?

    他终于开了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隐没,然后,门,突然关上了!

    她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绝望的神情,从来没见过他笑得那样悲恸,他笑着走的,可是她却

    瘫坐在地板上,蜷缩了起来。

    她告诉自己,忘记吧,忘记吧!忘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随着门关上的刹那,她的心中是各种情绪一起涌上来。各种复杂的情绪对她层层包

    围,泪珠再也不受控制,冲进了眼眶,迷蒙了她的视线,一滴滴的落着,最后化为低低的呜

    咽。

    她将头埋在臂弯里,哭得一塌糊涂,那样的悲伤。

    低垂着头,却不知道,门又开了,而秦宗翰的手上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