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17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17

作者:爱已凉 字数:8151 热度:6
    吧,你帮杜景,我回房间  ”萧画画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一低头看到是秉

    宗翰

    的号码,脸色自了下。

    “画画,是不是秉宗翰'”米凌意识到她的变化。“你跟秉宗翰真的就这么拉倒了'”

    “没事我很好,你快去帮杜景”说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挂断了电话,萧画画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秉宗翰看着电话被挂断,开着车子的手紧握住方向盘,骨节分明。整个脸上裢一片阴霾

    笼罩,

    再度播了电话,却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萧画画的电话又响了,她不得不接这个电话。

    “画画,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秉宗翰自切喊道。

    “你打错了如果你再打这个电话,我会换号码  ”萧画画低声的说道,声音颤抖着。

    “画画,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有人说你跟男人开房间,是不是真的'我要确定  ”他一着自

    把

    不经脑子的担心说了出来。

    可是话一出口,萧画画整个人的心都跟着寒了起来。

    开房间'

    跟男人开房间'

    她手里捧着一个杯子,紧紧抓着那杯水,近乎狼狈得进到嘴边,水很温热,他却只感觉到

    寒

    冷,冷得她快要全身颤抖起来。

    “画画,你真的要那么做吗'”秉宗翰同样颤抖着声音问道。“真的要这样折磨我吗'”

    她萧画画的心直直地坠下去,坠进望不见底的深洲里,只觉得后背的冷汗冒了出来,她

    奖杯子

    颤抖的放在桌子上,扶着桌子,心里也一阵阵地纠疼。

    到底是谁这么告诉他的'

    可是她气,气他居然不相信自己气他如此轻信别人的话,她跟别人开房间'她有那份潇洒的

    话,也许不会这么痛苦不堪了

    可是他的不信任让她如坠冰害,心里颤抖着,冷声反问:“是啊我跟人开房间呢秉先生,

    这关你什么事呢'”

    她听到电话一下子没了声音,然后是紧自的刹车声从电话里传来

    219

    “秉宗翰'秉宗翰'”萧画画的心提了起来,可是那端却没有声音了,然后传来嘟嘟的声音,

    电话断了

    血械一下子凝固了,萧画画呆愕着,仿佛屋子里的空气也跟着寒冽起来,冻得她不自打了

    个哆

    嗪。

    电话再一次的拨打了过去,那端没有人接听

    “画画,你怎么了'”米凌看到萧画画从房间里冲出来,篇篇张张的不成样子。

    “出事了,米凌,秉宗翰可能出事了  ”萧画画的手冰凉一片,一把抓住米凌的手。

    “出什么事了'”米凌错胃。

    “车祸,一定是出车祸了  ”萧画画听到了尖锐的刹车声,一定是出车祸了。“我出去一趟

    照顾孩子们”

    来不及解释什么,萧画画就往外跑去。

    宝蓝色的布加迪横在最繁忙的街口,后面培了一长队的车,纷纷按着喇叭,可是车子里的

    人却

    没有丝毫的反应。

    秉宗翰坐在车子里,不管身后排了多少辆车子,这一刻,他觉得他的心被抽空了

    仿佛意识也不存在了

    痛苦,挣扎,凄楚,随怒,后悔,不安,一系列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周围。他觉得此刻的自

    己掉

    进了万丈深洲,整个人不停的下坠,没有摔死,却一直坠着。

    五脏六腑都是痛的,在那尖锐的痛楚中,在那五脏六腑的翻搅下,在他的脑梅里浮现出那

    张温

    柔含着泪光却总是很淡然的脸,这一刻,他想的只是萧画画

    这一刻,他的感觉是那么的悲凉,这种痛.比当初莫伊发背叛他时那样的痛楚要深的多

    不知道痛过了多少倍

    电话一直在响个不停,他却没有接,或者说他的灵魂像是被抽离了,根本授意识到有电话

    打

    来,也不知道前方已经走未了交警。

    意识挣扎着,所有的意识,又像乱麻一般纠缠在一起,秉宗翰扯不出头绪,只觉得每一根

    神经

    都炙痛起来。

    她说跟人去开房间了

    不要这样

    一想到她可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就像是被鞭子抽过一样的痛

    计程车里,萧画画不停的拨打着秉宗翰的手机,可是没有人接听。

    优良中,萧画画突然想到了曾黎,“曾大哥,秉宗翰可能出事了,我联系不到他  ”

    “画画你不要着自,我现在在去往交警队的谴中,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你不要着自,翰没

    事”

    “人没事吗'”

    “说是没事,我要去看看才知道你在哪里'”

    “我也去交警队  ”萧画画互到跟计程车司机说了掉头。

    当萧画画和曾黎赶到交警队时,就看到那辆宝蓝色的布加迪停在交警队的院子里的拖车

    后。

    “秉宗翰呢'”萧画画呆愕住,车子没事,人呢'

    她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担心起来。“先生,人呢'”

    “翰'翰'”曾黎第一时间发现了秉宗翰还在车子里,他拍打着车子,却发现秉宗翰只是

    坐在

    驾驶室呈,整个人的目光空洞,似乎石化了一样。

    “先生,别拍了,我拍了的手都麻了这位先生也不开车门,没办法才调查了车牌号依据

    登记打

    了贵公司的电话。他把车子停在最繁华的路口不走后面培了三百辆车子,我们怀疑他是醉酒

    驾驶,

    不敢开门,恐怕要拘留扣证了实在没办法,才叫了拖车  ”

    “不可能的  ”曾黎解释:“大早晨的喝什么酒啊'呃中午饭好像还没到,不谖喝酒啊”

    “我去叫  ”萧画画松了口气,也感觉心好痛,这个傻瓜啊他居然把车子停在了大马路

    上。

    “秉宗翰,开门啊,我是萧画画  ”她拍打着玻璃。

    可是里面的人没有反应,萧画画继续拍打着。“秉宗翰,如果你再不开门,我一辈子都不

    会原

    谅你,一辈子都不会你听到没有'”

    交警叹了口气,突然意识到什么,“不会是失恋了吧'”

    “先生好眼力,真的是这样,我朋友他失恋了,所以才精神时常”曾黎尴尬的解释着。

    “失恋了也不能故意阻塞交通啊根据《信访条例》和《牿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堵塞

    道

    路交通扰乱公共秩序的要被处牿拘留的  ”

    “呃先生,罚慧吧,还是罚慧好了  ”曾黎好话说尽,最后终于获得交警的谅解。

    “好吧,等他出来,我们确定不是醉酒驾驶就只罚慧  ”

    萧画画的威胁都到了顶点了,秉宗翰还是没有反应。“秉宗翰秉宗翰,开门  ”

    萧画面绕到车子的前面,站在前面,定定的望着车子里的人。

    秉宗翰似乎沉幔在什么思绪里,一直没有回神,他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萧画画一直在车外看着他,拨打着电话,可是他却无动于衷,或者说他的眸光根本没有

    焦距,

    没有看到她,她真的想把车子给他砸了。

    看到他这样子,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里流动,醛酸的,好心疼,这样的他,让她怎么

    放得

    萧画画突然又一次的泪流满面,一个早晨,她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了。看着他不开门,她

    呜呜

    的哭着,曾黎看她哭得那么伤心,摇晃着身体,似乎要昏倒的样子,互到扶住她。“画画,没

    事

    的,人没事,别担心”

    “曾大哥  ”萧画画苍自的嘴角轻扯,血色尽失的脸上满是泪痕。“他不开门,他不开门

    “我去喊”曾黎也站在了前面,摇晃着手。“翰,开门啊,画画哭了,你快开门啊开

    门”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萧画画想到了自己的那个电话,她说她跟人去开肩了,难道因为这个

    吗'

    她突然站直了,走到车子跟前,弯腰趴在一旁的车窗边,“秉宗翰,不是真的,我没有跟人

    在

    一起,我没有去开肩,你把门打开好不好'”

    她静静的,动也不动的看着他,继续道:“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也难过啊,秉宗翰,你怎

    么

    可以如此的不信任我,如此的侮辱我'为什么你不想想,我是那样昀人吗'你认识的萧画画是

    那样

    的人吗'”

    加更进上,明日见今晚不要等啊,半夜可能更不了,明日中午看吧

    220

    那交警一看这情形,无奈的摇摇头,看来真的是失恋了,和言隋小说里写的似的,真的

    是太相

    血了

    女主貌似在表自吧'

    “等他开了门后来办手续  ”那交警可不想在这里继续陪着。

    “好您去忙”曾黎点点头。

    看着萧画画这样伤心,他也心里也感到心疼,只盼望莫伊发的病能够快些好起来,让翰

    的心里

    不要有那么多的亏欠,他希望最后能有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秉宗翰还是没有反应,萧画画凝视着车里的他,又开始说:“秉宗翰,你真的太坏了,太

    坏

    了你存心不让我好过不让我安心是不是'我都这么謦了你还要怎样'”

    想起来她就觉得委屈。“我又不是超人,你怎么能让我承受那么多那么多呢'我都放手了,

    你

    为何还要来纠缠我'秉宗翰,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一直在欺负我,五年前,你就一开始戴着

    面

    具,你存心不让我记得你。当五年后我们再度相遇,你明知道我技儿子这么多年了,你却又

    戴着面

    具戏弄我秉宗翰,你知道你有多坏吗'”

    “秉宗翰,你知道我做出的牺牲有多难吗'你干么招惹我,让我平平淡淡守着我的孩子们

    过一

    辈子不行吗'你干么要招惹我'”她停了停,喘口气。

    她又说:“秉宗翰,你不管莫伊发吗'你在这里做什么'你装什么死人'你要死死远点啊你

    干么让我看见'你这个棍蛋,你给我把车门打开,休听到没有  ”

    这是她第一次骂人,她从来都是淑女,从来没讲过粗话,她要做个好妈眯,可是这一次,

    她忍

    不住了。

    “秉宗翰,你给我开开门我有话跟你说你开门你不想听我的心里话吗'你让我在这里讲

    给大家听吗'秉宗翰,你想让我难堪死是不是'”

    她顿了又顿。

    她的头轻轻的靠在布加迪的车窗上,泪水捅进了她的眼眶,她有片到的沉默,然后,她

    又毅然

    的抬起头来:“秉宗翰,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知不知道你在摧残我的心,让我的心每天都

    在油

    锅上煎熬'你想让我死吗'”

    “你跟莫伊发拥有多少回忆'你知道我们之间有多么的苍自无力吗'你开门你听到没有'

    如

    果你还不开门,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