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19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19

作者:爱已凉 字数:8471 热度:10
    画,我想  ”他那喷洒出的气息惹得她浑身一颤。

    她怀孕了,要保护孩子,而且因为莫伊发,她心里很是纠结,无法跟他做那种事情。所

    以地只

    能本能的瑟缩。

    他低头看着她,光滑的下巴摩擦着她的小手,目光如炬,只是这样望着她,却一句话也

    不再

    说。

    “秉宗翰,我们不能  ”她低哺。

    她的心不能静下来,她不想留下阴影。

    他有些失望,可还是翻身9自在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盖住两人,闷在被子里,他的声音

    更加的沙

    哑。“画画,我真的好想  ”

    从上次北梅道之行到现在,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她了。

    这大概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吧'

    男人压力大了会想要,吃饱穿暖了又会保暖巴vinaic,而女人则不一样萧画画叹了口气,

    闷

    闷的。

    “你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把车子停在路口'被交警拖车,你天不天人啊'”她掀开被子看

    他,发现他单手支着下巴正看着她,阳光灼妁。

    “不知道  ”他挑眉,哪里想到会被拖车了,他只是觉得和做了个梦似的,没想到醒了

    就在

    交警队了。

    然后,他笑了因为他想到了她紧张的跑来,还被他带到了别墅,完了她似乎原谅了他,

    这一

    切的好转让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场被拖车的闹剧似乎很值得

    她又恼又窘:“你还笑  ”

    他只是笑:“哎,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还以为你真的和人开房间去了,我心灰意冷,想

    死的

    心都有了。”

    “谁和你说我和人开肩去了'谁造谣了'”萧画画真不知道日5个恶毒的人这么诽谤自己。

    “是老头子的助手小李了,他突然打了这么一个电话,我根本没多想,就傻傻的打电话

    技你,

    而且还听到了男人和你说话,我怎么能不着自,万一你真的跟人怎么了,我这辈子还怎么活

    啊'”

    秉宗翰委屈十足的说完,出奇不意,又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忍不住,又咖下去。

    萧画画推开他,说:“你怎么没完没了了'”

    他喃喃道:“我好饿,我好想  画画,给我好不好'”

    萧画画不理他:“饿了就去吃东西,想了就克制,不同意就闭嘴。”

    “可是憋久我可能会生病的  ”他不讲理起来就像是个小孩子,非得要到那块糖不可。

    而她就

    是他想要的那块糖。

    “那就去死  ”她赌气。

    秉宗翰的眉宇挑得更高,“那你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昨晚那个男人是谁'”

    “秉宗翰  ”她低喊。

    他不信任自己,她很生气。

    “我知道是咋天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要干么'他要追你吗'不要,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

    “那你是谁的'”她问,觉得他有些不可理喻。

    “我是你的”

    “可是你还是莫伊发的  ”她自速的说道,说出口,她后悔了,因为她看到他的脸一下

    子自

    了,又陷入了纠结。

    可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她想着咬住了下唇无可奈何。

    深呼吸几口气,这才抬起头来。

    “画画,我只是你的,不是任何人的,我只属于你,身心  ”他深情的说道,“请你相信

    我,

    伊发需要我的帮助,我只想牿好她,别的什么也不想,牿好她,我良心就好过了你成全我好

    不

    好'”

    他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原本就心烦意乱的心因为适才的话更加烦躁,不顾她的抗议,

    他冲动

    地咖住了她的唇。

    她用力地推拒着他,想要躲避开他的咖。可是,他的咖那幺霸道,那么专制,让她无处

    可逃。

    浑浑地掠夺着她的甜蜜,他真的好想她,只想证明自己只要她。

    “秉宗翰,我说了,不许碰我  ”她猛地推开他。

    他更加受伤,低喘着,点头,看着她:“画画,你知不知道'其实,第一次,我们的第一

    次你

    那无助的眼神就吸引了我,那一夜我情楚的记得我要了你两次.你不会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多

    么震

    撼多么美好”

    第-次'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

    萧画画猛地惊胃,脸上火辣辣的像着火一样。

    那一晚,也是在这个房间里,在这个床上,她被他残酷的撕裂,那种痛她依稀记得,想起

    来还

    忍不住颤抖

    “那晚你让我疯狂,让我着迷  ”

    她的视线落在他惶逸非凡的惶脸上,那样鲜明的五官,每一处都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而出,

    这是

    一张无比甍惶的男性脸庞,甍懂得让人心颤。

    他在说他们的第一次,他记得'

    她的心狂烈的跳了起来。

    “画画,那晚你的眼泪让我心痛过,你的美好让我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念念不忘,以至

    于在后

    来的日子里我几乎跟伊发很少发生关系,也许她的出轨我真的有责任  ”

    她错胃难以置信。

    他凝视着她,继续道:“直到后来,莫伊发走了,我倍受打击,却也开始以此为借口技过

    很多

    女人,我知道我的名声不太好,流连花丛,其实不如说是在技一种感觉,尤其是这三年可是

    我真

    的只是为了寻求一种感觉,跟你之间的那种感觉,我放纵我自己,以为天下的女人都一样,

    可是不

    一样的,我再也技不到你身上特有的那种情纯了所以在秉氏你面试的那一天,我只问了你的

    名

    字因为你变了,比之前变得更美了我的心在看到你的刹那竟然动了,甚至难以置信那个就是

    你,我儿子的妈眯  ”他第一次说由他心底的秘密,埋藏了很久的秘密。

    萧画画的表情只能用呆愕形窖,“可是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那样对我'”

    (凌晨先三更,16日自天还有更,至于要不要加更,看情况吧,凉不知道写出来了不,

    亲们月

    票支持啊月底给翻倍也行啊呵呵

    “我承认我很卑鄙,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你,而我又那么的贪恋你的味道。所以我才想

    了

    那么卑鄙的招数,而且我那时也真的想要你成为我的太太不只是你是天宁的妈眯,还有你让

    我越

    来越沉迷”

    “对不起一切只是因为我隋不自禁的想要你  ”他的呼吸浊重,声音禳烈沙哑,深邃的

    黑眸

    里有股勾人心魄的力量。“画画,原谅我的隋不自禁  ”

    她倒抽口气,他的大手已经抚上她的胸部,怀孕后的她更加的敏感,雪自晶莹的娇躯在他

    的逗

    弄下,布满诱人的红潮,形成一幅绝美的景致。“画画,我要你,给我  ”

    可是他的手却开始不安分地滞走在她的全身,从她的毛衣里探^,一下很巧妙的解开了她的

    胸

    衣,抚_地光拮的肌肤。

    她一阵颤抖,可他的大掌却那么炙热,像火烧着她,她整个人是如此的无助。

    他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点燃着火焰,到处都是炽热的一片,她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而他

    更是

    暖昧的低语:“画画,给我好不好'”

    她一惊,小手互到抓住他的大手,一把拿开,小脸通红,那样的窘迫,微微的喘自着,而

    他却

    是把她的脸托起,让她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无限温柔旖旎尽化作深情一咖。

    “画画,我爱你。”他在她耳边低哺。“给我  不要抗拒  ”

    萧画画心颤的仰头望进他的眼,那样的深情,情亮的眸子更是深邃,里画盛满了欲望。

    她突然

    无力再阻止他的大手,因为他已经抽出手,继续了他的撩拨

    她一动也不敢动,却也感觉到他的某个部位炽热如铣一般坚硬。

    她动了动身体,想要离他的那个地方远点,可是刚一动他的呼吸就跟着粗重起来

    “别动。”他有些咬牙切齿,大掌扣住她的腰。

    黑发贴着她的脸颊,发梢上有水滴落,一双黑眸炯亮的让人沦陷。整个人散发着特有的魅

    力,

    足够让人怦然心动。

    那双猛沉的眼逐渐逼近,等到她发现时,他的眼与她相距不及寸许,而唇  不知何时己相

    贴

    他的咖狂乱而放肆,那么的迫切

    “不要这样。”自吟着,感觉着他的手滑进她的底褥,拒绝着,可是身体却在情欲的挑逗下

    而

    转化。

    “我要你  ”磁性的嗓音带着压抑的欲望响起,狂乱的咖着身下的萧画画,大手更是迫

    不及待

    的解开她衣月目的扣子,尽情的抚摸上那让他眷恋的细致肌肤,细细的摩擦着,他只要她,

    即使这个

    世界再也没有了女人,他也只要她

    当他们除去了所有的屏惊时,在他快要进入时,他的电话突然尖锐的响了起来

    “谖死  ”秉宗翰低咒一声,欲望瞬间倒塌。

    萧画画也猛地惊醒,互到拉被子盖住自己。“你去接电话”

    秉宗翰只看了一眼电话,眉宇皱了起来,有些不耐。

    萧画画一看他那个反应便知道是和莫伊发有关系,她心里一酸,强作欢笑:“回去吧,是

    不是

    她拭j.昵'”

    “画画  ”秉宗翰欲言又止,搂紧她,这个电话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情趣,让他们被此都

    没了

    那个想法。

    莫伊发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道惊碍,总是在快要翻越惊碍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

    “接电话吧  ”萧画画把电话拿过来,递给他。

    秉宗翰浑浑的看了萧画画一眼,接了电话。

    而她不想听他们说什么,准备穿衣月日下床,他却一把扣住她的腰,不许她离开,她无奈,

    听着

    他接电话。

    “依惠,什么事'”秉宗翰低声问道。

    “你在哪里'”

    “你有事就说吧  ”他的声音低沉,透着不睫,因为莫伊惠的语气让他很是不睫,他欠

    了伊

    发,可不欠他莫伊惠的

    “姐夫,姐姐在哭  ”莫依惠听出秉宗翰的不睫。

    “给她打镇定剂,我回不去就这样  ”秉宗翰挂了电话,低头看萧画画。

    “回去吧打镇定剂太多会伤身体的,那样的话,她身体永远也别想好了,明知道你是她

    的精

    神支柱,你不在,她怎么能安心  ”萧画画听见了莫伊惠的话,她明自她谖让秉宗翰回去。

    因为,莫伊发是个病人,她不会跟一个病人计较

    “我还没吃饭  ”他低哺着,被人打断的并致没了,心情也跟着更加的烦躁,因为他不

    想回铭

    吴府eb的公寓,一回去就觉得如生进了牢笼,那里连空气都是々人室自的

    “我给你煮饭  ”她说,已经穿好了衣月日。“走吧,我们下去  ”

    “画画,今天我们约会好不好'我们关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