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23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23

作者:爱已凉 字数:8465 热度:7
    是辣

    手摧花,没想到今日居然连我宫培新的女人也敢调戏,裴凌风,你还想再做牢吗'”

    “培新,我们快回家吧  ”听列宫培新的话,梅熙云更加的害怕,拉着宫培新的衣服,

    紧张的

    低低说道:“我们回去吧  ”

    裴凌风眼神一黯,窿复平静,继而道:“呃想不到先生是宫家化工的宫总裁,失敬失敬更

    想不到裴某的名声这么昊好吧不认识就不认识吧  ”

    一转头,裴凌风看到萧画画,“画画'”

    梅熙云的脸一下子没了血色,整个人向后倒去。

    “啊阿姨阿姨,你怎么了'”宫甜儿急急的喊道。

    梅熙云呈过去了。

    宫培新一下子紧张起来。“快,快进医院  ”

    裴凌风想要上前,却被宫培新挡住,直接抱起梅熙云,下了电梯。

    萧画画的眼神一紧,握握拳,没有上前。

    她没想到梅熙云跟裴总裁是认识的,而她的反应,还真是奇隆,她似乎总是自于和他们

    这些

    “日识”撇情关系

    “义父,那位宫夫人好像很怕你  ”杜景有些奇隆。

    裴凌风远远的看着宫培新抱着梅熙云下电梯,而米勒也追了上去,宫甜儿紧跟着打电话,

    他的

    视线更加的落寞。

    他震惊的目光中蕴涵着无穷无尽的苦涩,刺眼的仿痛让他严蝗的五官痛苦的纠结在一起,

    握紧

    的拳头松了又握,硬生生的压下追上去的欲望。

    “总裁,用餐吧  ”萧画画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去看那离去的人不看一眼,绝不她死她

    活

    都跟她没有关系

    可是,裴凌风却喃喃的问了一句。“画画,她是你的母亲梅熙云吗'”

    一刹那,萧画画昀身子一僵,眼中一痛。

    杜景和韩烈都跟着呆了呆。那个人是萧画画的母亲'

    萧画画咬唇,继而坚定的回答:“我的母亲梅熙云已经去世多年了,总裁,或许您真的认

    错人

    了”

    裴凌风却把视线转向她,眼神犀利,像是看透萧画画的灵魂一般,如此肯定。“画画,她

    是你

    母亲,我没有错认”

    229

    她听得到自己的心跳,那样沉重的,规律的,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胸腔。

    她闭了闭眼睛,不再说话,而是走到桌边坐下来,然后捧起那杯温水,可膳已经凉了,

    她咕咚

    喝了一口,想要压制自己的苦涩。

    杜景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有些错胃,那个女人会是萧画画的母亲'

    “再来杯温水  ”杜景看她还在捧着凉水喝,互到叫了服务生。

    热水未了,萧画画却抬起头来,淡淡的对三个人一笑,“总裁,你们都坐下吧,有什么话,

    我

    们用完餐之后再说吧,不是说今天给韩先生接风吗'”

    她的平淡解释,让裴凌风不得不坐下来。

    杜景的脸上有着隐约的担心,而韩烈却带着一竺的讶异,他或许没想到萧画画会这么平

    淡吧

    “韩先生,对不起,今日这个餐厅可能是我选错了  ”萧画画真诚的道歉。

    韩烈甍惶的侧脸一征,脸部神情紧绷了些,吐出两个字:“没事  ”

    韩烈越是这么说,萧画画越是内疚起来,她也没想到在这里用餐会遇到梅熙云,也没想

    到总裁

    会认识梅熙云,更加觉得不安起来。“对不起,今日是我安排的不妥当  ”

    “不关你的事。”裴凌风幽幽说道。

    “吃饭吧牛排都凉了  ”韩烈低沉的男声飘来,没有多少情绪,很平静。

    萧画画咬着唇抬眸,又看了眼身边的裴凌风,他的脸上笑窖不复存在了,淡淡的,似乎

    夹杂着

    淡淡的哀伤。

    “画画,咆东西吧,不要吃凉的  ”杜景的神情柔和了些,凝望着她带着歉意的小脸。

    那张小脸难掩自责,她咬着唇,一副忐忑不安没有目口的样子。

    “裴叔,吃饭吧,有些人相逢不相识其实也很好  ”韩烈突然轻声说了一句话,简单的

    一句

    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韩烈的一句话,带着莫名的深意,让三个人都愕了

    只是,谁也没再说话,这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重。

    吃完饭,下属已经将车开来,裴凌风迈开脚步而去。“今天我不去公司了,韩烈,有时间

    去我

    索里坐坐杜景,你进画画回公司  ”

    他离去的身影挺拔而落寞,萧画画歉疚得蹙起了秀眉。

    “萧小姐,认识你很高并,今天早晨的事情我很抱歉  ”韩烈看了一眼萧画画淡淡的说

    道。

    “哦没事,韩先生不要在意  ”萧画画的注意力全在离去的车子上,裴凌风离去时的那

    种落

    寞,竟让她觉得心里醛酸的,疼疼的。

    “那我们就此再见  ”韩烈的眸光浑浑的打量了一下萧画画,这才跟杜景握握手,然后

    走了。

    回来的车子里。

    杜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画画,那个女人你真的不认识吗'”

    萧画画的手一僵,握着包包的手一紧,“杜景,你别问了,我不想提她  ”

    “她看到义父情绪这么激动,会不会出事了'”杜景有些担心,眉宇皱了起来。“画画,

    我和

    义父都没有亲人  ”

    萧画画的手夏紧了,出事了'不会吧,她只是承倒而己。

    “画画'”杜景侧目看她好像有些走神,不自得开始担心起来。

    “嗯'杜景,你跟总裁认识多久了'”

    “十七年吧  ”杜景想了下回答。“我们是在牢里认识的我和义父都坐过牢。”

    杜景说了这句话,呼吸有些屏自,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萧画画,而她有些微微的

    讶异。

    原来真的是这样,传言都是真的。可是他们看起来都是不错的人啊,怎么会坐牢呢'

    “你会因此看不起我吗'”杜景低声问道。

    “不,不会  ”萧画画摇头。“我只是有些不相信  ”

    “为什么'”

    “因为你和总裁看起来人很好啊,为什么会坐牢'坐牢的人不是都很狰狞吗'或者是无恶

    不作

    的抱歉,我真的很难相信你们坐过牢  ”

    “呃画画,你真善良  ”杜景笑了笑,面窖很僵硬,因为不常笑的缘故。

    “是真的吗'”她问。“那又是为什么呢'”

    “如果我说我杀过人,你信吗'”杜景的视线望着前方,幽幽说道。

    “怎么会呢杜景,你越说越离谱了  ”萧画画摇摇头。“接下来你谖不会告诉我,总裁是

    走

    私军火或者毒品的黑社会头子吧'”

    “如果我这么说,你信吗'”杜景不菩反问。

    “我不信  ”萧画画摇头。

    “画画,这个世界其实什么也役有亲人重要  ”杜景又说了一句。

    萧画画的脸色一僵,低下头。“杜景,是的,你说的对,亲人很重要所以我才会这么拼命

    的

    寻找我的儿子,所以,我才会坚持要肚子里的这个宝宝我只想做跟我爸爸一样慈祥的人  ”

    “那位夫人是你的母亲吧,义父如此笃定  ”

    “呀,我们已经到了  ”萧画画打断他的话,解开安全带,显然,她不想提梅熙云,岔

    开了话

    题。

    秉家老宅。

    “少爷,你可回来了,好久没回来了呢  ”张妈没想到会在下午的时候见到秉宗翰,“我打

    电

    话给老爷去”

    “不用了,张妈,我回来取点东西,对了最近天宁怎样'”秉宗翰这才想起来,好像一个

    多月

    没见到儿子了。

    “小少爷被萧小姐接走了  ”张妈高并的说道:“少爷啊,原来萧小姐是天宁的妈眯呀,

    她还

    有个儿子承承,那孩子真是可爱  ”

    “被她接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秉宗翰错胃了,“爸爸怎么可能同意画画把孩子接走'”

    “这我怎么知道啊  ”张妈呐呐。“咋天早晨就接走了,说是让天宁跟萧小姐住一个月呢

    老

    爷还说把秉氏给萧小姐的儿子承承,可是那孩子好有志气,根本不要秉氏,人家说要自己创

    办个公

    司让萧小姐做董事长  ”

    “呃  ”秉宗翰更呆了。“爸爸说要把公司给承承'”

    “对啊我亲耳听到的”

    “打电话告诉他,我回来了  ”秉宗翰疑惑的皱眉,画画也寞是的,怎么都没说一声,

    难道是

    老头子同意了'

    张妈互到去打电话了。

    秉宗翰掏出手机给萧画画发信自。“画画,你这小it头还真是能存住心事,把天宁接走了

    也不

    告诉我”

    秉家书房。

    秉老爷接到了张妈的电话,半个小时后就回来了,看到秉宗翰,脸拉了下来,似乎很是

    不睫,

    冷声道:“你肯回来了'”

    “爸你真得让天宁认他妈眯了'”秉宗翰直奔主题。

    “你不要再管莫伊发的事情了,我同意你跟萧画画结婚  ”秉茂祥也直奔主题。

    “爸真的'”秉宗翰挑眉。

    “真的,注意我前面的前提  ”秉茂祥冷声又道。

    “可是莫伊发的事情我必需管,画画会理解的  ”

    “她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

    “但我亏欠了她  ”

    “你这个逆子”秉茂祥鹰隼般的目光凝聚沉淀出骧然的怒意,“她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人

    前

    人后两样,总是装可降,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秉宗翰目光复杂的瞅了一眼自己的老爹,到这一刻也不明自爸爸为为什么会这么讨厌伊

    发,

    “伊发不是那种人爸,以前你反对我跟她,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她不能生了更讨厌了,可是

    伊发

    现在都这样了,你就不要再说这么难听的话了  ”

    “逆子  ”秉茂祥的怒火腾腾的生了起来。“我就是讨厌那个女人,就算她能生十个孩子,

    也

    讨厌”

    “那画画昵'你不是一开始也反对'”

    秉茂祥的脸有些僵硬。“萧画画可以我是不喜欢她,那是开始的事情,萧画画比莫伊发强

    一

    百倍,你记住你老子我的话,赶紧离开莫伊发,她赢了也好,死了也好,那是莫家的事情,

    与我们

    没有芙系”

    “你怎么可以如此的无情'”一股怒气从秉宗翰的胸坎中冲到头脑里。“爸爸,我知道画

    画的

    好,我这辈子只要她一个,这个你放心吧我对伊发只是责任  ”

    “小子,萧画画真的能为你牺牲那么多,为什么你就不考虑一个女人的感受'”

    秉老带子的一句话让秉宗翰顿时僵住了表情,一抹痛苦浮上心头,深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