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28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28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45 热度:2
    ”

    她一顿。“今晚你去照顾奠小姐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我下年会去看她,看完她就来接你,等我哦-”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她,无论如何他都要

    想办法让她

    辞职。

    今日下班后,他要继续磨她,昨晚磨了一夜,即使在激情的时候他都没忘记要她辞职的

    事,可是她却

    说,如果再要她辞职的话,就让他辇馥,这还了得’

    “知道t '”她挥手,朝大厦走击。

    秦宗翰刚要上车,就看到杜景从g一边走过去,几步就走到t~画画身边,他心里一惊,

    顾不得形

    象,大喊了一声:“老婆-”

    萧画画诧异的回头,脸立刻红t-该死的,他叫的这么大声,生4&不认识他是不是’一

    些同事都傻

    了,封封看向秦宗翰那边。

    秦宗翰的视线得意的看到杜景似乎很讶异,完了他沉声道:“别忘记了,下午我来接你-”

    直接霸道的宣告所有极,秦宗翰得意自己制造的震撼,看着很多女同事问萧画画。

    “画画,你结婚了啊’”

    “是啊,你先生好像是秦氏的总裁啊’”

    “好帅啊-”

    “老婆再见-”秦宗翰钻进车子里。

    蓝色的布加迪缓缓的划过,萧画画的瞪火辣辣的,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她尴尬的

    对大f了9了

    笑,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灰溜溜的上楼去。

    杜景看到她没有说话,径直上了电梯,萧画画也没注意到他。

    裴凌风没来上班,一个上午都没有。

    杜景来到她的办公室,融了下f1,进来。

    “有事’”她讶异。

    “梅熙云好像病得很厉害-”杜景的视线有些复杂。

    萧画画握着文件的手一抖,语速飞陡的说道:“杜景,我不认识她-”

    “画画,自敷也一样很痛苦-”杜景放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萧画画的心里却跟着扑通扑通起来,她病t '好像很厉害-

    不就是承倒了吗’

    不会有事的-

    有事也和自己无关-

    萧画画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始继续整理文件,可是心里却跟着更加的烦躁起来。而这个

    时候,电话突

    然响了。

    她看到是陌生的号码,有些讶异。接了之后,才知道是奠伊惠。

    “萧小姐,我是奠伊惠,我们能见个面吗’”奠伊惠的声音冷淡的传来,却有着不客拒绝

    的傲气。

    “奠小姐’”萧画画有些不解,她找自己做什么…我在工作-”

    “中年休息时间吧,我在你公司旁的祷皇餐厅等你-”

    “奠小姐,我为什么要见你’”萧画画问。

    “给你看点东西,或许你会有兴趣-”

    萧画画曙了下,还是应约了。

    在海皇餐厅看到了奠伊惠,她已经等在了那里-萧画画走过去,看到她站起来,一脸的冷

    淡,奠伊惠

    其实是个很美的女人,只是面容总是很冷。

    “萧小姐,请坐-”奠伊惠伸手示意。

    萧画画站在原地,黠黠地望着奠伊惠,然后坐下来。“奠小姐叫我来要给我看什么东西呢’”

    奠伊惠漩淡的搦眉。“萧小姐,你真的不介意我蛆蛆和秦宗翰的事情吗’”

    萧画画静静的望着她,“这是我个人的事情-”

    “我u为萧小姐是个聪明人,u为一开始你成全我蛆蛆跟秦宗翰是聪明之举,却没想到

    萧小姐又迷糊

    t‘”

    萧画画只是9t9。“奠小姐叫栽来,只是想要跟我说让我离开秦宗翰吧’”

    “的确有这个目的-”

    “如果我说不呢’”萧画画反问。

    “那我就真的要把这件东西给你了-或许看了这件东西,你会动摇自己的决心,或许你会

    知道你需要

    什么,也或者知道你该怎么做了 '”奠伊惠说的很自信。

    萧画画不知道她要给自己什么。

    奠伊惠从包里掌自-a<厚厚的影集,递过来。“萧小姐,这上面是我蛆蛆和秦宗翰之前拍

    摄的一些照

    片,你看一下吧,看一下就知道;栅他们有多恩爱t '那可是蓑煞了多少人的一对神仙眷ia '”

    萧画画一曙,突然,心像被什么东西砸中,望着那一本厚厚的影集,原来是叫她看u前

    的东西-她有

    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她略一沉吟,笑容淡淡的。“奠小姐,你怎么知道我有兴趣想要知道秦宗翰的过去呢’过

    去的就是过

    去了,没有必要一直挂怀。秦宗翰的过去,我不想去了解,我只想知道现在和未来-对不起-

    奠小姐,我

    该走t '”

    “是吗’”奠伊惠却站了起来。“还是我先走吧-影集已经进到,你不要就天在垃蜒桶里,

    不过我还

    是很想告诉你,如果你不要,你会后悔的-田为看过了,你会发现,也许,这个男人没有想象

    中的那么爱

    你-或许,你也会成为过去-”

    奠伊惠的话,在萧画画的心里蒋起了涟漪,她曙在了;场。

    奠伊惠做做神勾唇。“再见,萧小姐-”

    说着她离开t '萧画画坐在座位上,望着那本影集,小手紧紧的握着包包,深呼哑,要

    看吗’她要看

    喝’

    (第五更进到,稍后还有一更-

    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不要去计较他的过去,过去就是过去不要管过去,不看吧,不

    要看

    萧画画在心里开导着自己,可是

    可是不看的话,她的心里又纠结着,好想知道哦想看看莫伊发之前跟他到底有多恩爱,

    这种

    矛盾的心里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恶,也许她心底深处也存在着黑暗恶魔。

    她在心里默念着:爱一个人要互相信任,爱一个人要互相理解

    爱一个人要多多用心去包窖,爱一个人要心胸宽阔,爱一个人要面对要把自己内心的脆

    5i和

    委屈收藏起来。

    重要的一点就是爱要无私无悔,爱要情拮纯净,没有一竺的杂质,甘心的愿意为他做任

    何事

    情。

    嗯  不就是几张照片嘛她要看,没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不管了要看啦  ”萧画画喃喃自语道。

    拿起那本影集,她翻开

    第一张,她就震撼了

    莫伊发,漂亮的如仙女般的莫伊发,温柔的笑着,靠在秉宗翰的怀抱里,而他的大手亲

    呢的

    扣住她的腰,他们的身体贴台在一起,秉宗翰绽放着笑窖是那样的阳光灿烂。

    萧画画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和他在北梅道的时候,有人想要给他们拍照,他却是

    拒

    绝的。

    他都说不喜欢拍照,可他却和莫伊发照r很多,而且每一张都是阳光灿烂的笑窖。她往后

    翻

    着,随着看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亲呢,她的心培得难受起来。

    当看到后面几张时,她看到昀居然是他们深情的咖在一起的画面,那样的痴缠,那样的亲

    密

    无间。

    虽然早就知道了会看到亲密的画面,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是真的看到了,心里还是很难

    过。

    心还是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眼泪会隋不自禁的滑下来,那亲呢的画面还是刺伤了她的眼

    萧画画只觉得全身像是被抽去r力气一般,她的视线还落在秉宗翰和莫伊发的身影上,亲

    咖

    在一起的两个人,曾经是那样的般配,浑浑的刺痛了她的心

    可是现在的莫伊发,却是如此的瞧惊,也许,她窿复后,又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或

    许

    秉宗翰还会和她死灰复燃。

    莫伊惠也许说的对了,自己也会成为过去

    忽然间,有个阴影遮在画面上,有人坐到她对面未了。

    讨厌她想,抬起头来,对面却赫然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面窖情惶的人,而他的手上,递过来

    一

    张面m纸。

    她一呆,才意识到自己落泪了。

    猛地将影集给台上,放在桌子上,没有接面m纸,而是胡乱的用手抹了一把,低声道:“韩

    先

    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

    韩烈不说话,而是拿过那本影集,翻开

    “韩先生,这是我的东西  ”萧画画伸手去夺。

    韩烈却穆开,完了他冷眼扫r一眼萧画画。沉声道:“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如此美丽

    的

    女孩泪流满面”

    萧画画一听,皱眉,坐下来,却没说什么,任自韩烈去翻开。

    她闭r闭眼睛,吸口气,心里还是闷闷的。

    秉宗翰和莫伊发曾经是那么的相爱,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的时候他接到电话时那温

    柔的

    语气,他叫她“发儿”时的样子原来,爱一个人,真的会很介意很介意

    为什么她这么小气呢'为什么心里这么的悲伤和难过,明知道都过去r还这么难过明知道这

    是莫伊惠故意要让她离开秉宗翰的,还是会伤心。

    韩烈翻开那本影集,一直往后,越往后脸色越僵硬,直到最后一张看完,他的手紧紧的握

    住

    骨节分明的大手几乎将那本影集给撕烂。

    萧画画抬起头来就看到他脸色似乎紧绷着,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变形,更显得他健美的脸庞

    阴森

    可怕。“韩先生'你没事吧'”

    听到萧画画的关心,韩烈薄唇微微上扬,却是一抹冷笑,目光淡摸的掠过,啪一声台上影

    集

    放在桌子l。“这好像是秉氏的总裁秉宗翰和他的前女友的照片  ”

    “你也知道莫小姐'”萧画画睁大眼睛,莫伊发好像已经离开三年多了吧,韩烈怎么会知

    道'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他,又看到桌子上的那本影集被他握过的地方似乎有些变形他手劲也太大

    了

    吧'

    “看了什么感觉'”韩烈的视线锁住萧画画的脸。

    她愕了下,深呼吸,坦言:“很伤心  ”

    “哦'”

    “不过现在好了  “她笑了笑,笑窖很淡,眉宇间夹杂着一抹淡淡的哀愁,轻声道:“我

    总是

    觉得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珍膳眼前的幸福才对。以前的照片也只代表以前,更何况这照片也

    不是秉

    宗翰留着的,而是莫伊发小姐的东西,她的妹妹拿给我,无非是想让我离开秉宗翰。但是,

    我想秉

    宗翰现在爱的人毕竟是我。过去是谁也没有权力去抹煞掉,我也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倒不

    如淡然

    点吧。”

    “真的能过去吗'”韩烈低声问着,像是在问萧画画,也像是在问自己。

    “呵呵,当爱人与别人的笑脸刺馓着你的感官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呢'说不

    介意

    不可能,可是介意又能怎样呢'比起我爱他,过去即使再轰轰烈烈,也微不足道r  ”

    “萧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有一种东西很珍贵,这个东西就是回忆。有的人就

    一直<br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