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32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32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63 热度:2
    > 室了出来。

    “不管,天塌了也不管,承承住在学校里,不会有事,天宁回家了,我在你身边,电话

    呢'”

    说着他开始动手技她的包,直到翻出电话,把她的电池也给抠出来,这才放心的说道:“老婆,

    我

    们去哪里'”

    “谁是你老婆'“萧画画害羞的低头。

    “你你是我老婆,从今天起,我就要叫你老婆了,爸爸已经批准了,让我们结婚  ”他

    说。

    “可是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她别过脸去,只觉得心跳加快。

    “不答应吗'那我今晚会让你答应的我一定让你求我,走着瞧好了  ”他说的意有所指。

    本来说嗄的,现在加一章,今日真的不更了,大家不要等了

    她的脸更红了,将自己埋在他的西装里,不看他,低低的喊道:“走了,快点回去了  ”

    “是,老婆大人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了  ”秉宗翰笑窖里满是宠溺。

    “秉宗翰  ”一声低吼,预示着她已经羞涩到随怒。

    “是,老婆大人  ”看着身边缩起来一副羞涩模样的萧画画,秉宗翰终于还是忍不住大声

    笑了

    出来:“哈哈哈哈,我的老婆害羞了  ”

    “谁是你老婆啦  ”萧画画闷闷的叫着,脸红的不成样子,襄在他的西装外套里,不敢

    看他。

    “你是呀,你就是我的老婆啊  ”秉宗翰未了并致,继续逗弄她。

    一听到他如此暖昧的故意叫她老婆的声音,她就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老婆大人,再问下去,就室自了快点出来  ”秉宗翰的语气里充满了宠溺。“快点出

    来”

    秉宗翰,你这个可恶的男人

    萧画画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掩盖自己的羞赧。

    “好了不闹了,出来  ”他真的心疼了,旧她闷出毛病来,拉开衣服,就看到她的脸红的

    吓

    人,嘴角忍不住勾勒起来,眼神也温柔的腻死人。“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

    “不吃了  ”气都气饱了,萧画画赌气说道。

    “那老婆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回家做'”他挑眉,一下子未了并致,无限感并趣。

    “秉宗翰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种男人'为什么总是想着那件事情'

    “有  ”秉宗翰高声答应,“有什么指示,老婆请吩咐为夫陋时满足你的需要  ”

    “秉宗翰,你再这么油腔滑调的我就不理你了  ”她正色起来,才不要听他这么说话,

    虽然他

    这么说的时候她心里很幸福,可是天还没完全的晴朗,即使幸福也是带着一竺阴霾的。

    他,是不是,也这么叫过莫伊发呢'

    突然的,她的神色崩了起来。

    虽然知道那是过去了,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很介意,说不介意谁信呢'

    秉宗翰一时没注意她的情绪,还在笑,朗朗的笑声让平日紧抿的唇角画出一道上扬的弧,

    健美

    刚毅的面窖添上一抹柔和,迷人又炫目得让人睁不开眼。

    “你在生气吗'”嗓音带笑,他温柔的瞅着她,终于发现她的脸色好像变了些。

    她转身看他,嘟起嘴,“你不要这么叫,到底谁是你的老婆还不一定呢'”

    想到他曾经跟莫伊发谈婚论嫁,若不是秉老带子一再的反对,只怕早己结婚了,听到“老

    婆”

    这两个字他叫的这么顺嘴,只怕以前不知道叫了多少次才这么熟练的。

    他眼神一闪,有些迟疑闪过,继而笃定道:“只有你画画,我的老婆只有你  ”

    “这话你也跟别人说过吧'”她正色起来,心里闷闷的。“这个称谓叫的这么熟练,以前经

    常

    叫吧'”

    秉宗翰一愕,错胃的看着萧画画微蹙眉宇的样子,不知道如何解释,一叹后,呐呐道:“画

    画,你真的生气了'那好,我不叫了  ”

    他有些失落,心里也跟着问闷的,他第一次叫这个称谓的,天地良心。

    她看到他这么说,更加的笃定,原来他之前真的有叫过莫伊发“老婆”,她别过脸去,视线

    朝

    向车窗外,一时间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开始阴霾起来,淡淡道:“走吧,开车  ”

    他发动车子,气氛又一下子沉闷起来。

    秉宗翰不敢说话,害怕一说话她会不高并。

    可是他越是不说话,她的心头就跟着一团乱。

    “你想吃什么'”他的声音跟着小心翼翼起来,只怕一个不高并,她又不理自己了,现在的

    他

    可是有些害怕的很呢,毕竟他想要诈补亏欠了莫伊发的睫疚时,却也同时亏欠了画画。

    他会用一生来补偿她的

    秉宗翰带她去了一家高级餐厅,要了一个安静的包间。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萧画画被他拉进去,她不喜欢这种太高级太奢华的地方,尤其是

    坐

    在包间里。

    “吃饭”

    “好贵的  ”她低叫。

    月日恃生听到萧画画的话眼神有些鄙夷,似乎在看一个土包子,这让她的脸互到有些窘

    迫,咬紧

    唇。

    秉宗翰斜了那服侍生一眼,眼神犀利如刀,吓得那服侍生互到低下头去,再也不敢嘲笑萧

    画

    画。

    秉宗翰回头看到萧画画咬唇的样子,心里一痛,这就是他的女人,似乎总是为柴米油盐担

    陇,

    他的心跟着好痛。“我养昀起你,你瘦得太厉害了,需要补补  ”

    “给我们上一桌最高标准的,营养搭配要合理  ”秉宗翰说道。

    “可是  ”萧画画想说什么。

    “不许拒绝  ”他低叫,然后对月日恃生道:“你可以出去了没有事情不要进来  ”

    “是  ”那人互到出去。

    不多时,栗都上未了。

    “请不要再打扰我们  ”秉宗翰再次的嘱咐道。

    等到包间里只剩下两人,秉宗翰拉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画画”

    她看着他,坐在他腿上很别扭,他却扣住她的腰,不许他离开。“画画,听我说,我只叫

    过你

    一个人老婆,未来也只叫你一个人  ”

    终于,他很认真的跟她坦自。

    她的心里一颤,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他的表情很认真。

    “我以为这是我感情最真挚的表达,这种称呼,不是对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叫出来的,我

    叫你

    老婆,发自肺腑”

    她的的心里一下子开朗了,闭上眼,感动的泪滴落下来。

    “不哭  ”他的语气温柔至极,修长的手指笨拙的拭去她的眼泪。

    “你真的没有叫过莫伊发这个称呼吗'”她轻声问,表现的像个十足的醋桶,连自己都有些

    瞧

    不起自己了,可是,却是她心底最真的表达。

    “没有”他摇头

    她带着泪珠的脸,笑了。

    “老婆'”他又叫,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而是勾住他的脖子,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

    四片唇瓣碰融在一起,秉宗翰的心砰地一下狂跳起来,惊喜充斥茌整个胸腔,互到化被

    动为主

    动,舌尖伸进她的口中,吮吸着她的小舌

    他咖着她,大手探进她的衣服,她身上穿着他的西装,可u遮住她里面被他拉起的毛衣,

    他的手一路

    从悄臀摸上她衣服底下,再到她的胸口,挑逗着她敏感不e的蓓蕾

    零,。

    可恶,她完全没有抵抗他的能力了

    “秦宗翰-你  敞开我

    “叫我老公-”他低喊,将头埋进她的毛衣自,边咖边啃,他的齿痕加咖自留在那雪自的

    肌肤上。

    “住手-”她怀孕后的身子似乎格外的敢感,根本对他无招架之力。“求你不要t '”

    “不要怎么样’”他哧笑一声,停止了他折磨人的咖,一积眸却肆无忌惮的打量眼前的一

    片雪自

    春光,真不想放手。

    她喘息着,毫无招架之力。

    他看到画画漂亮的小脸上一脸排红,长长的捷毛半掩着着,遮住了她墨玉般的黑眸,肌肤

    自里透

    红,好像蒲人的果实。

    秦宗翰只觉得心一阵蒋漾,声音有些暗哑的问,“画画,我等不及t '”

    秦宗翰盯着萧画画的小脸,她进醉的神色让他沉醉,手指也忍不住抚上了她排红的瞪顿,

    托起了她的

    脸,两人的视线凝在一起。

    她不敢看他的眼神,田为他的眼神迷人的好似随时要把她的魂魄哑走一样。

    一时间,萧画画怔怔地望着他,秦宗翰的薄唇勾起来,脸幔巨靠近萧画画,低沉的道:“老

    婆,你的

    脸,像煮韩的虾子  ”

    萧画画这才回神,伸手推他,脸越发的排红,“秦宗翰,你坏蛋  ”

    地被男色所进已经够天人了,他还取笑她,她要离开他的睫,他的手臂却被一道力道拉住,

    身子一个

    不孩,跌人他健壮的怀抱里,还不等她回过神来,唇再次被他炽热的唇堵住。

    温热的、濡湿的、男性的、霸道的唇,温柔的吮着她的唇瓣,痒痒的,麻麻的,画画睁大

    了眼睛,

    浑身如遭电击,手僵直的抵着秦宗翰结实的胸膛。

    秦宗翰高大结实的身体也如一堵墙,密实地抱紧萧画画,毛衣再度的靛拉高,而她的套裙

    也被他tfrt t

    起来-

    萧画画几乎要无法呼哑。

    他狂野地咖她,似乎要把他心中所有的思念和爱恋都发泄到这一咖上。

    他放肆而疯狂地咖着她,他的呼哑灼热,大手在她全身滞走,他用舌头撬开萧画画紧≈的

    红唇,准

    备探舌进去,尝遍她唇齿自的芽芳。

    萧画画只觉得他的舌头紧紧跟人,狂野地肆虐着,吮吸着,紧追不音地,追逐着她忍不住

    逃避的小

    舌,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她的红唇田为他霸道的吮吸而变得红肿起来,更加娇艳馥滴,让秦宗翰心绪浮动,整个人

    都跟着沉

    他更加用力地吮咖着萧画画桑转的红唇,直要将萧画画咖得昏过去一般懂力,她的热情也

    田为他的霸

    道被挑起,脑子里嗡嗡的,已经忘记了今步是何步-

    或许,他们彼此都太压抑t '过t-转太压抑的日子,身体里的热情都需要释放,都有些迫

    币及待-

    秦宗翰无法表达自己自心深处掺杂在一起的复杂情感,唯有他那张轮廓分明的惶脸上所露

    自的痛苦而

    又无法抑制的眷恋表情,说明了他日心的矛盾与挣扎。

    他要怀里的这个女子,这个美好的让他不知道如何去放手的女人,;她微笑着成全他跟奠伊

    发时,他

    那一剥那的震撼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或许爱情就是要经历一些磨难,要蛀得起风雨,才能见到器虹。他坚信他们会在一起-一定

    可u的-

    萧画画被秦宗翰咖得喘不过气来,她简直要窒息了,而他的手却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热

    流。

    他说只叫过她一个人老婆,她就忍不住缴械挺降t '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