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35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35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61 热度:2
    她在心里默念着:爱一个人要互相信任,爱一个人要互相理解

    爱一个人要多多用心去包窖,爱一个人要心胸宽阔,爱一个人要面对要把自己内心的脆

    5i和

    委屈收藏起来。

    重要的一点就是爱要无私无悔,爱要情拮纯净,没有一竺的杂质,甘心的愿意为他做任

    何事

    情。

    嗯  不就是几张照片嘛她要看,没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不管了要看啦  ”萧画画喃喃自语道。

    拿起那本影集,她翻开

    第一张,她就震撼了

    莫伊发,漂亮的如仙女般的莫伊发,温柔的笑着,靠在秉宗翰的怀抱里,而他的大手亲

    呢的

    扣住她的腰,他们的身体贴台在一起,秉宗翰绽放着笑窖是那样的阳光灿烂。

    萧画画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和他在北梅道的时候,有人想要给他们拍照,他却是

    拒

    绝的。

    他都说不喜欢拍照,可他却和莫伊发照r很多,而且每一张都是阳光灿烂的笑窖。她往后

    翻

    着,随着看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亲呢,她的心培得难受起来。

    当看到后面几张时,她看到昀居然是他们深情的咖在一起的画面,那样的痴缠,那样的亲

    密

    无间。

    虽然早就知道了会看到亲密的画面,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是真的看到了,心里还是很难

    过。

    心还是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眼泪会隋不自禁的滑下来,那亲呢的画面还是刺伤了她的眼

    萧画画只觉得全身像是被抽去r力气一般,她的视线还落在秉宗翰和莫伊发的身影上,亲

    咖

    在一起的两个人,曾经是那样的般配,浑浑的刺痛了她的心

    可是现在的莫伊发,却是如此的瞧惊,也许,她窿复后,又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或

    许

    秉宗翰还会和她死灰复燃。

    莫伊惠也许说的对了,自己也会成为过去

    忽然间,有个阴影遮在画面上,有人坐到她对面未了。

    讨厌她想,抬起头来,对面却赫然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面窖情惶的人,而他的手上,递过来

    一

    张面m纸。

    她一呆,才意识到自己落泪了。

    猛地将影集给台上,放在桌子上,没有接面m纸,而是胡乱的用手抹了一把,低声道:“韩

    先

    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

    韩烈不说话,而是拿过那本影集,翻开

    “韩先生,这是我的东西  ”萧画画伸手去夺。

    韩烈却穆开,完了他冷眼扫r一眼萧画画。沉声道:“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如此美丽

    的

    女孩泪流满面”

    萧画画一听,皱眉,坐下来,却没说什么,任自韩烈去翻开。

    她闭r闭眼睛,吸口气,心里还是闷闷的。

    秉宗翰和莫伊发曾经是那么的相爱,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的时候他接到电话时那温

    柔的

    语气,他叫她“发儿”时的样子原来,爱一个人,真的会很介意很介意

    为什么她这么小气呢'为什么心里这么的悲伤和难过,明知道都过去r还这么难过明知道这

    是莫伊惠故意要让她离开秉宗翰的,还是会伤心。

    韩烈翻开那本影集,一直往后,越往后脸色越僵硬,直到最后一张看完,他的手紧紧的握

    住

    骨节分明的大手几乎将那本影集给撕烂。

    萧画画抬起头来就看到他脸色似乎紧绷着,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变形,更显得他健美的脸庞

    阴森

    可怕。“韩先生'你没事吧'”

    听到萧画画的关心,韩烈薄唇微微上扬,却是一抹冷笑,目光淡摸的掠过,啪一声台上影

    集

    放在桌子l。“这好像是秉氏的总裁秉宗翰和他的前女友的照片  ”

    “你也知道莫小姐'”萧画画睁大眼睛,莫伊发好像已经离开三年多了吧,韩烈怎么会知

    道'

    她狐疑的看了一眼他,又看到桌子上的那本影集被他握过的地方似乎有些变形他手劲也太大

    了

    吧'

    “看了什么感觉'”韩烈的视线锁住萧画画的脸。

    她愕了下,深呼吸,坦言:“很伤心  ”

    “哦'”

    “不过现在好了  “她笑了笑,笑窖很淡,眉宇间夹杂着一抹淡淡的哀愁,轻声道:“我

    总是

    觉得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珍膳眼前的幸福才对。以前的照片也只代表以前,更何况这照片也

    不是秉

    宗翰留着的,而是莫伊发小姐的东西,她的妹妹拿给我,无非是想让我离开秉宗翰。但是,

    我想秉

    宗翰现在爱的人毕竟是我。过去是谁也没有权力去抹煞掉,我也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倒不

    如淡然

    点吧。”

    “真的能过去吗'”韩烈低声问着,像是在问萧画画,也像是在问自己。

    “呵呵,当爱人与别人的笑脸刺馓着你的感官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呢'说不

    介意

    不可能,可是介意又能怎样呢'比起我爱他,过去即使再轰轰烈烈,也微不足道r  ”

    “萧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有一种东西很珍贵,这个东西就是回忆。有的人就

    一直

    活在回忆里无法自拔,如果他们以后可能也会再相爱,你还会这么说吗'”

    萧画画的心一抽,不经意间抬头,目光与韩烈冷然的眸光在空中文忙。他的视线像是无底

    洞

    像是要看穿她的心思一般,她自忙错开视线。“我会祝福他们  ”

    他勾唇,冷笑:“如果真的那蕾萧洒,你又何必默默流泪呢'”

    她的心里怦怦直跳,这个男人真是可怕,居然可以看透她的心思,是,她没这么潇洒,她

    也只

    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去夼意,可是她知道心不能自敢,她心底深处的介怀正源源不

    断的涌

    出来

    萧画画把那本影集掌过来,韩烈的眼神一转。“既然不想看到这个照片,不如送给我吧-这

    种惶男美

    女的孵片,我很喜欢收集-”

    “韩先生如果喜欢这种照片的话还是去找别人的吧,有比这更帅的惶男,这个不行-”萧

    画画淡淡一

    笑,不喜欢韩烈那种说话的语气,仿佛目空一坷一般。

    “难道你想保留,时刻掌自来欣赏’”他问。

    又是如此的质问,他的霸道让萧画画感觉一阵奠名。

    这和他有关系吗’

    萧画画依日镇静,轻声说道,“韩先生,这是我的私事。怎么处理这份影集是我的事情-”

    韩烈徐徐抬头望向她。

    他们之间隔着餐桌,韩烈原本冷漠的神情有些讶异,只是盯着萧画画,这样的女人,倒是

    让他有些

    意外。不阜不亢,一积眼睛明亮而透彻。

    “韩先生,再见-”萧画画站了起来,把影集装进了自己的包里,转身高去。

    盯着她的背影,韩烈倚在椅子上,过于浓密的发似乎遮住了他的视线,只是嘴边那抹笑

    却有几分残

    忍的落寞。

    萧画画走自海皇餐厅,冷风吹来,打了个哆璩,只觉得心中很是空,空的难受。

    低头看了眼包里的影集,原本淡}自的眼中忽然闪过受伤的痛苦,不在乎,怎么会p~了 ~-

    个人就想

    要他的全部,那些残留着别人的记e的过去,她知道无法改变,所u心里还是酸酸的。

    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又响了,

    是秦宗翰。

    她心里一哆璩,迟疑了一下,接了电话,那端传来他腻死人的声音:“老婆,你在做什么呢’”

    “在街上-”萧画画扯了扯唇角,有些苦涩的笑客,声音也没有惊喜。“如果没什么事情,

    我先挂

    t‘”

    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儿,她挂了电话。

    这本影集该怎么办呢’是装着不知道,还给奠伊惠,还是交给秦宗翰’

    是痛苦的隐瞒下一坷的真相,继续和秦宗翰甜蜜在一起,还是心寒的将秦宗翰推开’享受

    着心碎的

    悲痛。

    萧画画曙在大马路上,她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裢隘t '

    韩烈走自海皇时,看到的前面孤早的背影,那么小,那么瘦弱,却透着一股韧劲,跟先前

    的调查真的

    一样,她是个坚强的女人,而秦宗翰他配不上这样的女人。

    他大步的朝前走去,走到她身边,做曙的看着她呈现在脸上那毫不掩饰的痛苦,那纤{日的

    五官此刻也

    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的纠结。

    “要不要一起去喝-杯’”他的语气似乎温暖了一些。

    她一曙,平复心情。“你怎么自来t!”

    “不放心你-”他看着他,眼睛一片深邃,虽然他好像眼神没那么犀利了,可是萧画画仍

    感觉到了那

    里散发自的诡异。

    电话又响了,萧画画看到还是秦宗翰,这一次她直接挂了电话。

    “要不要去喝-杯’”韩烈继续问道。

    “你有什么目的’”她直接问道,“韩光生,我怎么觉得你的心思不早纯呢’你有什么目的

    你就说

    《,#mg…’

    他一挑眉。“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你了,你会信吗’”

    她轻笑。“不信-”

    “那不就得了,走吧-只想喝- tt '光天化日之下,我能做什么'”韩烈笑笑,脸上的阴

    霾驱除大

    半。“只想找一个人说说一些话,如此简早而e-”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萧画画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像是---了很久的人,连灵魂都是孤寂

    的。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那我们还是回海皇吧-”韩烈说道。

    重新回到海皇,选择坐在了一处靠宙的位置,恃者进来了咖啡。

    “抱歉,我不喝咖啡-”萧画画说道。“麻烦给我来一杯温水-”

    韩烈抬头看了看她,视线闪了闪。“你还真是好养,一杯温水就可u '”

    萧画画一怔,很安静。

    她的电话又响了,还是秦宗翰。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接电话,说不自心里什么感觉,

    似乎有意

    在急他。

    “不接电话’”韩烈挑眉。

    “不认识的号,不用接-”萧画画干脆关了电话。

    “秦宗翰的电话吧’”韩烈淡淡一笑,喝了一口咖啡。“他很紧张你-真是个多情的男人,

    日爱新欢

    都不不想放手-”

    萧画画一怔,有些警%的避开他的目光,她不喜欢韩烈提及她号秦宗翰时的口气,那样不屑,

    又隐隐

    含着一盐意味不明的情绪。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萧画画不解。

    “不是说t,我对你有兴趣-”他眨了下眼睛。

    萧画画的眉毛陡要拧成t-#,眼睛瞪得大大的。

    “呵呵,开个玩笑,不必;真。”韩烈朝她眨了眨眼睛,“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对待这件

    事,田为我

    也遇到过同样的事情-”

    “什么'”<br/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