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38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38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91 热度:4
    >   原来,爱情真的让人变得越来越贪心,她竟然不想让他去怀念过去美好的记忆,萧画画啊,

    你不可

    以这样的八,二,二,八,一,二,七,。

    她深呼吸,低头,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这么虢隘,不要这样

    “这个可以吗'”秉宗翰把影集递给了威尔,到此刻也没有发现萧画画的异样,或许是他太

    粗心

    或许是他压根没有意识到什么。

    威尔接过,想要靠近莫伊发,她却尖叫起来。“啊,不要烧我  ”

    威尔互到停止了脚步,不敢再上前,视线望着萧画画。“小姐,请你递给她吧,她好像信任

    你”

    萧画画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影集,有瞬间的呆愕,身子晃了下,脸色自的几乎透明,终于

    还是点

    点头。“好”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各绥过来的,手似乎有些颤抖。

    “莫小姐,我帮你找到了秉宗翰,你看看是不是这个'”萧画画说着把影集递过去。

    秉宗翰突然反应过来,这才看到萧画画的脸色謦自学自,而她似乎怕秉宗翰看到什么,低

    垂着

    头,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莫伊发身上。

    然后,莫伊发缓缓的抬起头来,萧画画把影集打开。“你看,这个是你们曾经一起的照片,

    你好

    漂亮啊秉宗翰也好帅,是不是他'这个是不是秉宗翰  ”

    莫伊发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视线落在那张合影上,疑惑的蹙眉,继而又想了好久,突然

    惊喜的

    叫了起来。“对啊,这个妤像是翰啊,可是眼睛怎么不是蓝色的'”

    萧画画努力忍住心底的百般复杂,没有抬头,因为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眼中的脆弱,她

    只是翻

    着照片道:“你看,这个就是你呀多漂亮啊  ”

    莫伊发突然摇头,小手绞在一起。“可是我现在不漂亮了,翰不喜欢我了  ”

    所有人都屏自,秉宗翰的视线落在了萧画画低垂着的头上,他真谖死,看着萧画画在看他

    和伊发

    之前的照片,他突然心里忐忑起来,他忽略了,真的谖死。

    “怎么会呢,你很漂亮呀  ”萧画画抬头来。

    秉宗翰这才看到她的脸已经謦自一片,眼中似乎还有些光亮,她是不是差点想要落泪'

    他的心里

    跟着纠结的痛了起来,他怎么没考虑到画画的感受呢'

    萧画画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真的不漂亮了,瞧阳№颧骨很高,眼睛深陷,眼角的皱纹

    都跟着加

    深了。

    她的芳华早己不在,如此难堪的一个女人,真的算不上漂亮,可是她曾经漂亮过,窿复身

    体后,她

    还会再漂亮的。

    也许,还会成为秉宗翰最深爱的女人

    她突然笑了,虽然笑窖有些苦涩,可是却还是笑了。

    “莫小姐,你看,秉宗翰这么帅的人都被你迷住了,他怎么会不喜欢j:昵'你看你们在一

    起多般配

    啊,我都跟着好薏幕呢  ”

    “真的吗'”莫伊发似乎有些不相信,抬起眼睛看萧画画手里的影集,突然又拿了过来。

    萧画画顺着地的视线望过去,发现那画面的背景有些眼熟,那上面的背景是日本北梅道东

    部阿寒湖

    的晨曦,而晨曦中,是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他们的笑窖是如此如此的刺眼

    她的心一下子抽空了,脑子有瞬间的空自。

    莫伊发往后翻了几张,指着其中一张突然很并奋的道:“这个是我跟翰去北梅道旅行时照的

    呀这

    个是  阿寒国互公园”

    她是如此的精确的说出地址名称,让威尔震撼了。

    秉宗翰也震撼了他不是因为莫伊发的记忆,而是因为萧画画的脸色

    “画画  ”他喊了一声,不想再让她看下去了。

    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她记得他们在北梅道时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原来不是

    他不喜欢拍照,而是不喜欢跟自己拍照而己。“秉宗翰,你看,莫小姐她记得呀,真让人开心

    医生,

    莫小姐她能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

    威尔很高并,特护也很高并。

    秉宗翰的脸色却透着到骨的担心。“画画,你过来  ”

    他不能让她再看下去了。

    可是莫伊发突然指着又一张道:“呀,这里是哪里呢'我怎么不记得了'”

    “那让秉宗翰来告诉你好不好'我把他叫过来  ”萧画画笑了起来,笑窖是如此的刺眼,她

    转向秉

    宗翰,笑笑:“你快过来吧,跟莫小姐说这里是哪里'”

    秉宗鞠不过去,只是定定的看着萧画画,视线里满是悲痛,满是痛膳,他真的很悔恨,画

    画的脸色

    这么自,他知道如果他过去,她的脸色会更加的苍自

    他的心更加的烦躁,突然下意识的去掏烟,然后道了一声:“对不起,我去抽支烟  ”

    莫伊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皱皱眉,又摇头:“他不是翰,翰才不会不理我  ”

    秉宗翰去了书房,他颤抖着点燃了一支烟,手里跟着颤抖起来,浑浑的吸了一口

    客厅了隐约传来莫伊发的惊喜声:“呀,这个是翰在钓鱼哦,他钓了一条很大的鱼,你看你

    看,这

    条鱼是不是很大呀'”

    萧画画看着那照片上的秉宗翰,手执着鱼竿,上面果真钓了一根很大的鱼,萧画画看着看

    着,莫名

    的红了眼圈,但还是笑着。“是啊,这鱼真的很大啊,秉宗翰真厉害  ”

    此刻的她,仿佛一个被抽走了所有生命的纸偶,只是随意的笑着,那样的笑窖,眼中夹着

    一团雾

    气,却努力不让那团雾气蔓延,她依然笑着。“莫小姐和秉宗翰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哦  ”

    说道到这里,莫伊发突然犯罪似的垂下睫毛。“可是翰不喜欢我了,翰不喜欢我了他有了宝

    宝

    我告诉你哦,他有了宝宝你不要告诉别人哦,翰不知道我知道的  ”

    萧画画讶异着,原来,真的是因为天宁,莫伊发知道天宁的出生,这一刻,萧画画心里突

    然有些责

    隆起自己,为什么刍初要答应那一纸契约呢'没有救回萧潇,却馥变了她的一生。

    这一刻,她真的有些后悔了

    “不会的,秉宗翰没有宝宝。真的,我告诉你,都是别人骗你的,你要相信他,快点让自

    己漂亮

    些,做他的新娘子要吃药哦,要快点出去哂太阳,你现在太自了需要阳光  ”萧画画还是安

    慰着

    她,心里却百般复杂。

    “好我要去哂太阳  ”莫伊发乖乖的说道:“我要做翰的新娘我要让自己漂亮起来”八,

    二,二,八,一,二,七,。

    “对漂亮了就可以穿婚纱了  ”萧画画也笑,却是无意识的。

    秉宗翰再也听不下去了,他颤抖着手飞快的走出去,大步的朝萧画画走去,他突然的靠

    近让莫伊发

    又害怕的瑟缩起来。

    秉宗翰却看也不看莫伊发一眼,直接抓住萧画画,抓到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此刻冰凉如

    冰,冰的

    他的心跟着蓟抖起来。

    或许是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吓得莫伊发尖叫起来,手里的影集也啪得一声掉落在地上。

    刚好,是那张先前萧画画就看到过的,秉宗翰跟莫伊发亲密接咖的照片。

    萧画画的视线落在地上的影集上,秉宗翰制3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时间在被此的呼吸细响中流逝着

    一竺鲜血自萧画画苍自的嘴角涌出,她的身子在轻轻颤抖

    淡淡的一滴泪水滑落她的眼角,转瞬却又同血滴一起落在地上,拮自的地板,鲜红的血滴,

    晶莹

    的泪滴

    她的嘴角却有一抹奇特的笑,象是痛苦,又像是释然。

    她抬起头来,眼中已经没有了眼泪,淡雅如蕴着天地之间趸气的微笑,那双眼睛有些疲倦,

    泛自

    的职唇被贝齿咬的破败不堪,但是那抹微笑却恍若永叵,她笑得飘忽不定,像是随风就要飘

    走一般。

    秉宗翰的心惊慌起来,眼神也跟着惊慌。“画画  ”

    宁辞而寂寞的微笑,只是看着秉宗翰,然后挣脱他的手,蹲下身子,去捡那本影集,手

    却颤抖的

    几乎抓不住。

    所有的人都征了,莫伊发也吓得瑟缩起来,一个劲儿的颤抖着。

    威尔和特护似乎明自了什么,都不敢说话。

    秉宗翰忽然觉得那个寂静的微笑融动了自己心底的柔软,一时间忘记了应谖做些什么,

    只觉得心

    瞧。

    萧画画终于捡起了地上的影集,递给莫伊发,她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有种虚脱的感觉,

    中午没

    有吃东西,她觉得自己更饿了。她还怀着宝宝,什么都没有宝宝重要。

    然后她突然意识到什幺对莫伊发道:“莫小姐,给你,秉宗翰会讲给你听的,我还要上班现

    在

    要回去上班了”

    “你,你,你还会来看我吗'”莫伊发突然抓住她的衣服。

    萧画画回头,含笑点头。“当然,我会来看你的,记得要哂太阳哦不要怕任何人  ”

    “那好吧你去上班吧  ”莫伊发松开了她的手,然后又捧着影集看了起来。

    萧画画对威尔和特护点点头,然后没有看秉宗翰,径直朝外面走去。

    秉宗翰也跟着追了出去。“画画  ”

    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他觉得话到嘴边说什么都是苍自无力的,他真的是个粗心的男人。

    可是萧画画却还是笑着转头,望着他,温柔的说道:“进去吧,跟她讲讲那些照片的回忆,

    或许她

    就能想起来,会好起来也说不定呢,我谖回去上斑了  ”

    虽然笑着,可是也只有萧画画知道自己笑窖的苦涩。

    她的手握得很紧,胸口郁痛得要畴出血来胸口似有烈焰翻捅,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无比的

    纠结,痛,涩,麻木

    “画画  ”秉宗翰拉住她,就是不放手。

    “放开吧”她依然笑着。

    可是她的手是那么凉,那么凉,凉的刺骨。

    秉宗翰紧握住她的双手,眼中满是复杂的心疼,他想要帮她温暖她的手,却发现却怎么

    也暖不了

    她的手依然很凉,或许这种凉是痛彻心脾的凉。

    两行泪水№4月下他的眼角:“画画,对不起”

    她依然还在笑:“没关系的,谁都有过去的,我不介意真的  ”

    她越是笑,他越是心里没底,越是觉得害怕,越是觉得就仿佛要失去她,她的笑窖是这样

    的刺眼,

    他宁愿她打自己一顿,宁愿她扑进他怀中大哭着质问他,可是她越是这样理智,他越觉得彻

    头彻尾的害

    “画画你不要吓我  ”他低哺着,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和蓟抖,拇指抚上她咬破的唇瓣,

    心里万分

    的后悔。

    她心里一叹,依然笑面如花,只是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笑意。“没有,我没有吓你,你把我掳

    了来,

    我谖回去上班了  ”

    “我进你”他痛呼。

    “不用  ”她飞快的说道,似乎有了隔膜一般的飞快。“我打车回去,你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