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39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39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33 热度:2
    照顾莫小姐吧  ”

    “画画,我进你”他坚持。

    她不再推脱。“好吧”

    车子里,她不说话,只是把祝线转向了车窗外。

    冬天未了,大片大片的树叶从法桐上落下来,街道上一起风,树叶纷飞,不知道乱了谁

    的眼

    萧画画的唇角勾起,刚才被咬破的地方那么疼,那么疼

    秉宗翰不敢说话,怕自己一说什盘就有东西破碎了。

    车子再度的来到了“凌风”。

    秉宗翰却突然长手一伸,把她拥进了怀里。

    萧画画的脖颈一阵湿凉,她微笑地抬头望去,惊住:“你  怎么哭了'”

    秉宗翰像小孩子一样在她肩上蹭了蹭,泪痕将她的毛衣濡湿成铜钱大的斑点,淡淡蕴开。

    他晶莹的

    双眼依然带着盈盈泪意:“对不起  ”

    她依然笑着。“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那些都是过去  ”

    可是有一种回忆即使经过时光的雕琢也依然会到骨铭心,他会不得天掉那些照片,也是因

    为他珍藏

    着一份到骨铭心的爱恋吧'而这种到骨铭心,只怕,即使经过多少年,一有机会儿还是会死灰

    复燃当

    然这些想法,她没有说,只是埋在了心底

    因为太矛盾,太挣扎,她不知道谖怎么办,所以只能选择微笑。

    “老婆,”秉宗翰屏住呼吸,忍住忽然间欲崩溃的泪水,“答应我好不好'”

    “答应我,不要想太多,我是无心的,包裹那些东西,那真的只是过去  ”秉宗翰屏自凝

    视她,

    “你答应我,好不好'”

    萧画画望着他。

    她的眼睛黑自分明,情澈透明。

    她的目光像春日暖阳下的潮水,静静在他的面窖上流淌。

    过了良久,她轻轻的用阳光一般的笑窖望着他,点头道:“好我知道过去只是过去你可以放

    我

    下去了吗'”

    “好去吧下班后我来接你”他说,语气却很纠结。八,二,四,四,七,一,七,。

    萧画画下了车子,径直朝“冷风”大厦走去。

    秉宗翰看着她的背影梢失在大厦的门口才终于发动车子离去。

    萧画画却没有力气按下电梯的按钮,她拿了电话,打了电话给杜景。“杜景,我要请假,

    下午没

    办法上班了”

    “你,没事吧'”杜景关心的问道。

    “没事  ”萧画画摇头。“我很好,杜景,你知道她住在什么病房吗'”

    杜景一愕,曝出梅熙云的地址。

    挂了电话,萧画画走出了大厦。秉宗翰的车子已经不在了,他走了就好。

    她往外走去。

    出租车里。

    “小姐,你要去哪里'”司机问道,已经问了好几次,萧画画却没有说话,因为她也好像

    不知道

    去哪里。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女孩,她还保持着沉默。

    终于,萧画画道:“去医院吧”

    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心尖像是被刀子划过,一阵阵的疼。

    刺痛的感觉诈漫在全身的每一处。

    一切的事情赶在了一起,好似又回到了失去爸爸和萧潇以及天宁的那种时候,好l,她

    突然觉得

    好l了

    秉宗翰的车子并没有走太远,他开出了“凌风”的院子,停在了马路边,他想等她下班后

    直接接

    她回家,他只怕是要阡悔,可是却看到她进去大厦后又出来了,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

    他的心里紧绷着,她要去哪里'她布是说要上班吗'

    这一刻,秉宗翰突然发现,他真的一点也不了解萧画画。

    他一想到她适才笑得那么灿烂他的心就跟着莫名的揪痛,她的坚强,她的理智让他整个人

    抓狂。

    他一直跟着她乘坐的计程车,一直跟到医院。

    看到她下了车子,对司机点头。

    然后他也下了车子,跟在她后面。

    看着她进了医院后面的住院部,他也跟着走去。

    她不知道他跟在后面,她问了护士站的护士什么,又上了楼梯,她没有乘坐电梯,却走了

    楼梯,走

    的很陧,像是没有力气一样。

    秉宗翰一直跟在后面,萧画画来到了一间贵宾病房,却只是站在了门口,没有朝里走去。

    病房里传来温柔的男声:“云儿,你吃点东西吧,一天都没吃了  ”

    萧画画认得那是宫培新的声音,没想到他对梅熙云这么的温柔。

    梅熙云没有说话,萧画画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快点,云儿,起来吃东西  ”宫培新继续说道。

    “我不想吃  ”终于听到了梅熙云的声音。

    萧画画呆了下,身子一抖,她没事她也松了一口气,在病房门口略一沉吟,她缓缓的转身。

    秉宗翰下意识的一躲,萧画画已经整个人转了过来,秉宗翰看着她又走了,抬着来时的楼

    梯,走了

    下去。

    她来看谁'为什么没有进去'

    原来宫培新其实耐她很好,隆不得她会沉迷,这就是她的人生吧萧画画想着,只是一直不

    匿裴总

    为什么会认识她'

    又想到了秉宗翰,下意识的看看包包,她的包里还有那本影集,原本以为这是莫伊发留着

    的,却没

    想到秉宗翰也保留了那一份美好的记忆。

    她曾经自敢的以为他没有,可是当一切那幺鲜明的摆放在自己的眼前时,她不得不相信。

    只觉得心口憋闷,培得她呼吸困难,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不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什么没

    经历过'

    秉宗翰默默地跟在后面,看萧画画继续往前走,然后又看到她打了电话,走出医院,一辆

    车子突然

    停在了医院的门口,紧接着,萧画画l了车子。

    秉宗翰心里一抽,也很快上了车子,可是却跟天了。

    然后他接到了萧画画发来的信自。“不要来接我了,米凌已经进我回家了  ”

    永巷路的公寓里。

    “怎么了'你这副表情很奇隆  ”

    “米凌  ”萧画画抬头看着米凌,眼睛空洞起来,看不到任何的光彩,她不是黯然了神色,

    只是空

    洞的可怕,她看着米凌,又好像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米凌一样,突然她就笑了起来,空洞虚无

    的笑声,让

    人浑身不舒服。

    “画画你怎么了'”米凌觉得她有些反常,自忙的问道。

    萧画画摇了摇头,“我只是好想哭,好想哭,可是却又哭不出来  ”

    米凌叹了口气,声音充满了担陇:“画画,你别胡思乱摁。告诉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姐

    姐给你撑

    腰,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是不是秉宗翰又招惹你了'”

    “米凌,你说我谖怎么办呢'”她低低的问着,似乎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米凌眼里有些无奈,更多是的降膳,“你这t头脑袋里都想了些什么'有什么难办的'喜欢

    他就告

    诉他,你不喜欢他照顾莫伊发,不喜欢的话就一脚踢开,管他是不是天宁的爸爸,你不能为

    了孩子而耽

    误自己一辈子”

    萧画画用力的摇头,“如果真的那么简单的话,一切都好办了也不会有为隋所困这一说了,

    更不

    会有无可奈何了,我现在的状况就是无可奈何,放和不放都是痛苦。”

    米凌顿了顿,“你中毒了中了秉宗翰的毒想哭是不是'要不要姐姐借给你肩头靠一靠'”

    萧画画抬头,笑了笑,虽然笑窖很苦涩,却很真挚。“米凌,谢谢你,总是在我最无助的时

    候随叫

    随到,真的感谢你,我觉得好多了  ”

    “跟我还客气'”米凌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爱情是什各洋子的,可是看你们这么折

    磨自己

    我打死也不恋爱了  ”

    秉宗翰的车子停在萧画画公寓的巷子里,他是一路跟着来到这里的,他看到了萧画画跟米

    凌一起下

    车,然后他就一直坐在车子里。

    点燃了一颗烟,坐在车内抽了起来,吞云吐霉间,他的眉宇却无法舒展。

    (今日有五更,其中一更3000字,乜就是说会有一万一千字的更新,最后两更要到情晚,

    请大家多

    多支持,凉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加更的,谢谢大家支持凉

    第二天一早。八,二,四,四,七,一,七,。

    萧画画起床后自己熬稀饭,休自了一整夜,感觉舒月日了很多,昨晚米凌离开时很晚了,

    而天宁被秉

    老带子接走了。

    或许秉老带子是刻意给她和秉宗翰制造机会儿,可是

    想了一整夜,以为他会来技她,以为他会打个电话来。

    可是,没有

    连一个信自都没有

    说真的,她有些失望,还有些委屈。

    想到那些照片,那些亲密的画面,萧画画除了无可奈何还是无可奈何,只是到了后来,她

    的心突

    然平静了很多,这些亚,她学会了一件事,那就剧3其自然

    安静的喝粥,安静的吃着东西,手抚上小腹,喃喃道:“宝宝,告诉妈眯,妈眯谖不谖原谅

    爹地

    昵'”

    巷子里。

    宝蓝色的布加迪旁互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男人身上被霜莅打湿,嘴唇青自,阳光洒向他的

    眼底

    却没有半点暖意。

    他像是一夜没走,地上满是烟头,就这&正在车子旁。雕塑般的惶窖没有半点情绪,性有冬

    日的

    阳光将他孤寂的影子拉的斜长。

    指间夹着烟,抽了一口,又一口。

    一整夜,他站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夜。

    想进去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恼怒自己在无形中总是伤害画画,恼怒自己的粗心,恼怒

    自己总

    是让她受委屈,为什么他暗自下定决心要给她幸福,却总是给不了她幸福呢'

    她一定很伤心吧

    巷子外。

    米凌无声叹自,昨夜离升时,她看到了秉宗翰的车子,却没有理他,今早未了,却发现还

    在,凝

    望着他的背影,秀眉不自觉地蹙起,米凌走了过来。

    “秉宗翰,一整夜没有回去吗'互在这里当门神吗'”

    猛地回头看到了米凌,秉宗翰的脸上有些尴尬,第一次,他这样窘迫的不知道说什么。

    米凌一征,有些惊讶。“真的一整夜没回去'”

    秉宗翰“思”了一声,又抽了口烟。

    “秉宗翰,为什么不进去'既然有话想说,为什么不进去'”米凌的视线打量的落在秉宗

    翰的脸

    上。

    他的表情一僵,沉默无言。

    “你想脚踏两只船到什么时候'”米凌继续追问。“今日我只想问你,画画和莫伊发,你决

    定选

    谁'”

    秉宗翰又抽了一口烟,想了一整夜,他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这样子,好像真的让画画更伤

    心了

    想到咋天画画笑得那个样子,他只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