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41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41

作者:爱已凉 字数:8005 热度:2
    吗'”

    萧画画突然想起了吴静轩,吴静轩是爱着米勒的吧,可是吴静轩却好像跟裴总裁在一起,

    她有些不

    明自了,想要开口,又咽下了,觉得不知道如何问。

    还有,总裁怎么会跟梅熙云认识,而且很明显,梅熙云一看到裴凌风就承倒了,她印象里,

    梅熙云

    是个不会轻易流泪的人,更别说承倒了。

    “你想说什么'”裴凌风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

    萧画画看着裴凌风关切的神情,“总裁,您跟梅熙云怎么会是认识'”

    裴凌风的手一抖,双手交握。“画画,你为什么不认她呢'”

    萧画画面对这个问题,扯扯唇角:“是她不认我  ”

    说出来有些苦涩,因为,父亲去世的那年,梅熙云突然抛弃了他们姐弟,另嫁宫家不再

    管他们姐弟

    死活,她曾经哭著去求梅熙云,让她出钱给萧潇牿病,可是,梅熙云只给了她三万块,萧画

    画不得己毒

    掉了老屋,可还是没有凑够萧潇的医药费。再去求梅熙云时,她却说不要再去找她,她无能

    为力

    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女儿都不管的女人,这样的母亲,不要也罢

    “她不认j.了”裴凌风的眉宇皱了起来。“她会是这样的人吗'”

    “我的母亲早已经死了,早在八年前就死了  ”萧画画苦涩的说道:“我也只能当她死

    了  ”

    “这些年,你怎么过的'”裴凌风的手更加的颤抖,看到画画对梅熙云的态度,他的心里

    跟着抽痛

    起来,“你快乐吗'”

    萧画画微微的诧异,因为裴凌风的语气,似乎很小心翼翼,她有些不解,怎么总裁看她

    的眼神这样

    的奇隆,像是看一只流粮的小猫眯一样,充满了降悯。

    “总裁,您不要用这样降悯的目光看我,其实我觉得我很幸运啊我不是流粮儿,而且我

    有爱我的

    爸爸,爱我的弟弟,虽然弟弟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而去世了,可是我们相依为命的过了好几年,

    我觉得我

    很富有,因为我有亲情  ”

    裴凌风心里一震,有些酸楚。“你真是个乐观的好孩子  ”

    “总裁,你这个语气好像我爸爸  ”萧画画笑了起来,视线有些悠远,真的好想爸爸了,

    不知道他

    在天堂里过得好不好  “不过我爸爸已经去世多年了  ”

    裴凌风紧张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画画,其实我  ”

    他想说,其实他就是她的爸爸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下了

    裴凌风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最后只是告诉萧画画,周末的时候请她跟承承去家里做客,

    萧画画也没有拒

    绝。八,二,四,四,七,一,七,。

    下班的时候,萧画画刚走出办公间。

    刚好看到杜景,他远远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打招呼,便佯装没看见,进了电梯。

    “杜  ”萧画画曙了下,不知道杜景怎么了,她的淡笑僵在嘴边,狐疑的望向电梯的方向。

    杜景怎么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t!

    萧画画一时没想明自。

    等到她出了大厦,远远的就听到同事们在喧哗着:“哇-好帅的男人-”

    “秦氏的总裁-是秦氏的总裁啊-”

    “这花要送给萧画画的吗’”

    萧画画飞陡的走了几步,抬头望去,远远瞧见秦宗翰颀长身影正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双

    手捧着一束鲜

    花,正站在大厦门前不远的位置,西装革履。

    萧画画不辇果了下,他居然手捧鲜花站在她公司的楼下,他要做什么’

    她抬眼望向那里,他正含笑望着她,也许是他的瞪有些逆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她突突

    的心跳也跟着

    加剧。怔了下,忙荒乱的别开,看向别处,发现杜景的车子像箭一般的从公司的停车场疾驰

    而去。

    萧画画的手紧了下,一步一步走向了他。

    身后是已经被秦宗翰眩承了的同事们-

    秦宗翰嘴角含笑,手捧鲜花,视线只落在她一个人身上,深情凝望。

    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有,萧画画停下了脚步,四目相对的时候,她的笑腼腆羞涩,略微有些

    紧张。

    她刚要开口,秦宗翰却沉声说道,“老婆,嫁给我吧。”

    萧画画呆了 '

    然后,在她呆曙的瞬间,秦宗翰早膝跪地,竟不顾大家的注视,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萧画画,

    又说了一句。

    “老婆,嫁给我吧-我现在保证,从今u后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爱护你,让你幸福-感谢

    你不论发生什么

    事情,都微笑着面对,没有责难我,是我太粗心,没有想到你的感受-从今后,我保证不管什

    么事情都没有你

    重要,我会第一个考虑你的感受,不再伤害你一次-”

    “啊-好感人的场面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萧画画只觉得心终于隐隐的痛起来,一下又一下,痛得厉害。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秦宗翰还早膝跪地,眼神锁住她的眉眼。“老婆,原谅我-还有,嫁给

    我-”

    “萧小姐,陡手下花吧-”看她一直果怔,终于有人喊道。

    萧画画的瞪立刻红了起来,低声道:“秦宗翰,你陡点起来-”

    “你答应我-”他眨着漆黑的眼眸。

    她飞陡的接过花,伸手去拉他,他干么要搞这么天人的事情,她没有喜极而泣反而觉得很

    天脸。“秦宗

    翰,你陡点起来,再不起来我就不会理你了 '”

    秦宗翰看她接过了花,站了起来。

    萧画画捧着花往外走去,她窘死了,死也没想到秦宗翰这样的男人会做白这种事情,他弱

    智吗’

    可是心里却喜滋滋的,原来他一夜没有睡居然想到了这么一招,还真是让人意外。

    萧画画大步的朝外面走去,手里捧着花,这花的珠道还真的挺香的,嘴角忍不住莞尔,却

    立刻绷住神情。

    “老婆,等等我,车子在这里-”秦宗翰眼看着她就要走过了车子,却没有上车的意思,

    立刻奔过去拉住

    她,一手拉开车f1,萧画画被他塞进了车子里。

    他也上车,终于远离j 't司同事的视线。

    车子里,萧画画安静的手捧鲜花,却没有说话,视线也不看秦宗翰,只是望着前面的街景。

    秦宗翰开着车子,见她一句话不说,他总是忍不住侧目望向她。那眼神像是琉璃,映染了

    烟火光芒。

    “老婆-”他突然喊道。

    她还是不语。

    他恼怒而忐忑的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她深呼哑,狐疑的侧头。

    他却扣住她的后脑,做做弯腰,凄过来俯身栖向了她。温热的舌钻进了她的口中,深咖她

    的甜蜜。勾起

    她的舌,一阵缠绵翻搅。步阳的余晖中,他莫惶的瞪鹿变得有些朦肫,她完全没有了反应。

    手里的鲜花不知道何时被他掌到了车后座,而他的唇,没有离开过她的唇,她忍不住≈上

    了眼睛。

    “我们结婚吧,婚礼下个星期-”他星眸璀璨,凝望着地低沉呓语。

    什么’他说t什么’是急着跟她结婚吗’她有怀疑他是不是没想清楚-

    那张自皙惊愕的小脸格外可爱,她做张的两片唇瓣,刚刚被他咖过的粉蜥唇瓣,那样的诱

    人,似乎是在

    等待着他再次肆意品尝,他微扬唇角,目光如炬。

    萧画画一时没有回神,久久无法反应。

    “老婆-我说我们结婚吧-”直到他低沉的呼喊声再次响起,她才反应过来。

    慢慢清醒随复了意识,他的惶颜在眼前如此邪魅。萧画画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

    地蹙起弄眉,而后

    噎住了唇瓣,这样{日做的动作被他犀利捕捉。

    他的心开始跟着紧张起来,每;她这样的时候,就代表了他可能要被拒绝,他的心一下子

    荒乱起来。“老

    婆,不要拒绝-”

    “我不要嫁给你-”她颤抖的声音跟他几乎是同时说自口的。

    “为什么'”他的眉毛抬高,眯起眼眸,呼喊的语气里都有了些不悦,“画画,你还在睦

    着我’'”

    “我想天宇了,我要去接他-”她岔开话题,小手绞在一起。

    此刻,她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突然跑来公然求婚,她可u感觉自他的爱,可是,

    奠伊发的问题怎

    么办’她不想在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时候嫁给他,她不要这些不稳定的田素总是自现在身

    边。

    秦宗翰也曙住了。

    “陡点吧-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天宇t '”她说道:“我想见孩子-“

    她终于侧目,对上j ~j-翰深邃的眸光,她果了下,心里有些不安,他的眼神此刻很吓人。

    “秦  ”刚要开口,车子的座椅却倒了下去,她轻呼自声,急忙想要起来。

    他却压向了她,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困住她不让她起来,沙哑的男声不断呼喊。“画画,

    我们结婚

    吧,我是认真的,而且爸爸同意了,你知道要他不反对很难的-”

    “如果你爸爸反对的话,你就不会跟我结婚是不是’”她挑眉。

    他一果,飞陡的解释:“不是这个意思-不管爸爸答不答应,我都是要跟你生活在一起的-”

    八,二,

    四,四,七,一,七,。

    “你  你让我起来-”萧画画试图想要推开身上的他,一张脸红了起来。

    “嫁给我-你答应我,我就起来-”他的视线锁住她的眉眼。

    “不要-”她坚定的准头。

    “为什么'”

    萧画画一室,他那双眼眸这么深邃,仿佛要望进她的眼底,窥探她的内心。她一下扭头,

    不与他继续对

    望,无力说道,“田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会成为过去。”

    话一出口,她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似乎还有些受伤,她心里一急,想要出声说什么,

    喉咙口却似堵

    着什么东西般,让她发不了声音,她荒忙推开他,却发现根本推不动。

    “你还在生气吗’”他低低的问道,语气酸楚,低沉。“为昨天那些照片的事情是不是’”

    提起那写照片,她的心更加的酸楚,苦涩一笑,低低的说道:“秦宗翰,我们是不是从来没

    有一起拍过

    一张照片’”

    他猛地僵住,田为她的话,那样的哀伤,却又是说的垒是事实。是啊,被她这么一说,他

    发现,他们之

    间似乎只是有了一个孩子,别的记e都是那么少,他甚至连张合影都没有跟她一起留下过-

    他想说,他不是故意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发现解释什么都是苍自无力的。

    “你想拍,我们去拍好不妤’我们再去北海道-”他急急的说着。“我们拍很多照片好不

    好-”

    想要补偿她,给她最美好的记e,让她忘却伤痛。

    她摇头,又是扯扯唇角,近距离地看着他,心里的酸楚更深了。“让你再扔下我一次是不是’

    上一次,

    我身无分文,这一次,我还会傻傻的跟你出去吗’”

    “画画-”他低喊。“对不起  ”

    他发现自己真的很过分,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