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42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42

作者:爱已凉 字数:8062 热度:2
    似乎总是忽略她,被她这么一说,他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解释。

    她不忍再伤他,诚挚地说道:“我能感觉出你爱我,可是,我却也同时感觉到你爱奠伊发,

    如果你想要

    我给你不肯嫁给你的理由,这就是理由吧-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爱他胜于爱我。”

    “不是这样的-”他急着解释。

    她却用手压住他的唇。“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听我说完。”

    他的视线痛苦,点头。

    “你那么小心的保存着你跟奠伊发的记e,我也以为过去就是过去,可是你却音不得天

    掉你的过去。奠小

    姐现在不认得你了,你不知道你;时听到她的话时有多失落吗’你的那种表情深深的刺伤了

    我-或许你以为我

    是田为那些照片而难过,不全是的,秦宗翰,还有你的神情-她说她的翰是蓝眼睛的,你可还

    记得你;时的表

    情有多失落吗’”

    他真的没有注意到,他真的有很失落吗’

    秦宗翰在心里问着自己,眉宇纠结。墨黑的双眸深遽暗涌,敛着深沉,还有懊恼。他不记

    得了,是田为无

    意的流露让画画如此的难过伤心吗’

    “今日你为我公然跪地求婚,我很感动,但是我却不能嫁给你-”萧画画轻声呓语,心里

    忽然一阵泛

    有什么东西在心间明了,那么的清楚了,她的脑海里也顿时清醒起来。是的,不能嫁给他-

    她要的东西太过奢侈了,她想要一对一的感情,如果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她宁愿不

    要结婚,不要爱

    情。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做作,甚至是有些扭捏,有些假,可是她也只是想要

    给自己保留一份

    尊严,她有捍卫自己尊严的概力。

    秦宗翰的眉宇皱紧,“画画,我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些照片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

    的心情。”

    “那就不要解释-”她飞陡的说道,整颗心隐隐有了酸涩的鞋味。“我也不想听解释。秦

    宗翰,我不想委

    屈我的心,不想卑微而下贱的委屈我的内心'所u,我不能嫁给你-”

    “不想嫁给我,可否还见我’”他幽幽地问道,也不再勉强。他修长的手指轻激她光滑的

    脸颊,轻挑开

    她帖服在脸鹿的发丝。

    她的心一抽,这个问题,她真的没想过。

    如果不见

    她不知道心里会怎样。

    他咖了咖j她的额头,有些悲凛,气氯如此的哀伤,“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再跟

    你说什么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她闭上眼睛,忍住酸涩。

    “对不起,y头-为什么我总是会委屈你呢’”他低哺着,离开她。

    萧画画感觉身上一轻,座椅也升了上来。他低头不语。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他却横过手,替她将安全带系好。

    车子微微晃动,再度发动起来。

    空气有些憋闷,萧画画低下头,双手交握,包包里还有那本莫伊惠给她的影集,她还不知

    道如何去处理。

    脑海里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再见’不嫁给他,如果再相见,他们之间的关系自不是更可笑’

    “我进你回去吧-”他说。“天宇已经被我爸接回去t '”

    她点头。“好-

    车子在永巷路停下来,他下车,想要给她拉开车门,可是她已经下去了。下车后,没有说

    什么,她径直朝

    公寓走去。

    “画画-”他低喊。

    她身体一顿,回头,扯开一抹笑意。“我们不要再见t '”

    “是一生一世一不再见,还是暂时’”他趁着声音问道。

    她的心一抽。“暂时不要见t '”

    “好-”他没有纠缠她,“你多保重-”

    她转身,看到早晨离开时的那一堆烟头已经被清洁工人打扫干净了,而她想起什么想要回

    身问他是不是昨

    晚没睡,却发现他的车子已经疾驰而去。

    她的心一下子空了起来,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车子急速窜自巷子,秦宗翰俘在了马路上,一回头,发现后座上的花居然还在,他想到她

    说暂时不要再

    见,心里更加的疼痛起来。

    (今日五更完毕,情节度过舒缓期,明日进人新的  ,请大家多多支持-月票给力-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八,二,四,四,七,一,七,。

    萧画画披上衣服,来到了巷子里。

    她承认她是想看看秦宗翰的车子在不在,或许潜意识里,她还是希望他在。

    可是,人自来后,却没有看到车子,心中有些失望。

    风吹来,空气是如此的瘟,她下意识的拖紧自己,原来看不到他心里会更痛-他一定是回去

    了吧-

    萧画画叹了口气,转身回j公寓。

    打开电视,不知道什么台正在播放不知名的电视剧,看了一眼,也没心情看下去,又关了

    电视,爬上床

    睡觉。

    第二天,她去上班,裴凌风总是不经意的问她关于她童年的事情,也间接的问着梅熙云和

    父亲萧南北的

    感情,萧画画突然觉得或许,裴总和梅熙云真的不那么简早,也许多年前他们就是恋人。

    终于,裴凌风问道:“画画,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叫了多年的父亲并不是你的亲生父

    亲的话,你

    会怎样’”

    萧画画摇头失笑:“这不可能,我不做这种假设,我爸爸会难过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

    爸爸会像我

    爸爸那样宠爱我-”

    裴凌风的表情有些僵硬,“那是,你有个好爸爸-”

    下班的时候,萧画画下意识的搜寻公司的门口,也没有看到宝蓝色的布加迪,她的心里有

    些小小的失

    落。

    怎么感觉此刻的自己像是一条鱼,被反复的煎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挺不住了,就变成蔫的

    了,见也是煎

    熬,不见也是煎熬,她的心那,什么时候这样不平静了’

    缓慢的走自公司,她很奇怪,这个宝宝怎么都没反应t呢’这几日¨很安静,完全和怀天

    宇的时候不一样

    呀,难道真的是个女儿吗’

    冬天的街景很是萧瑟,就这么走着,好像发现好久了没有自来散步了。这样早纯的散散步

    也挺好的。

    低头走着走着,突然一双黑色的皮鞋映人眼帘,萧画画缓缓的抬头,看到一积蓝色的眼眸。

    “韩pj了”她有些讶异,脑海里竟然闪过了奠伊发说过的话,蓝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然后她哑然失

    笑。

    韩烈的手擦在西装的裤裳里,低低的问道:“笑什么'”

    “没有,你怎么会在这里’”萧画画问道。

    “自来走走-”韩烈也笑了笑。“刚好碰到你-”

    “真巧-”她低声喃喃,总觉得不像是碰巧。

    街道的g一边,一辆高级房车缓缓的跟在后面。离他们的距离很远,却又一直跟着。

    “少爷,要跟上去吗’”司机问道。

    “不用-”薄唇吐自几个宇,淡漠而低沉。

    后排坐着的人正好是秦宗翰,他的眉宇纠结,看到有男人走到她身边,他更是皱眉,掌了

    电话,拱了-个

    号。“逸,帮我调查一个人-”

    “说'”那端传来一个简早的字。

    “不知道姓名,好像姓韩,是个棍血儿,经常自现在凌风的门口,偶尔会纠缠我的女人

    萧画画,蓝色的眼

    暗‘”

    “什么时候要结果’”

    “越陡越好-”

    “好,二十四小时之后给你结果-”

    挂了电话,秦宗翰的视线锐利的珠起,朝车宙外望去,看着画画和韩烈并肩走在一起,不

    知道在说什么-

    而他们走在一起的样子,是那么的刺目-

    那个男人,绝不是那么简早的一个角色,他靠近画画,究竟蕴藏着怎样的一种目的呢’

    车子缓缓的跟着,速度超幔。

    萧画画跟韩烈走在一起,韩烈不经意的问道:“昨天你们去了哪里,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你

    连班都没

    上‘”

    “哦-一个朋友病t '”萧画画扯扯唇角,随意说道。

    “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吗’”韩烈的身子一僵,停了下来。“奠伊发'”

    萧画画一曙,疑惑的抬头。“你怎么知道’”

    韩烈眼神一闪。“我猜的,她病得很厉害吗’”

    萧画画点点头。“是啊,挺厉害的-她的精神自了问题-据说是象暴,导致的精神失常-”

    “说是家暴’”韩烈的声音不由得抬高j-些,看似有些激动。

    萧画画也曙了下,不解的望着他。“是啊,我看到她手上烧t很多的疤痕,像是香烟的痕迹,

    可见她的老

    公曾经对她有多残酷了-也难怪她会怀念之前的爱人秦宗翰吧,想想秦宗翰对她那么温柔,难

    怪她会一直念呵

    着秦宗翰-”

    韩烈神瞳孔一紧。“她的精神现在怎样了’”

    “不是很好--’萧画画摇头,意识到自己说多了,突然道:“韩先生,这是别人的隐私,我

    不该乱说

    的,请你也不要乱说-”

    韩烈却似乎陷人了沉思。

    “韩先生’”萧画画喊道。

    “呃-”韩烈回神。“你说什么'”

    萧画画叹了口气。“韩先生你走神t '”

    “抱歉-”韩烈诚恳的道歉。“一起去吃饭吧,现在正好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请你,算是

    昨日没请到你的

    补偿-”

    秦宗翰一直跟着他们,房车里,他的手辇不住握成拳,一直看着萧画画跟韩烈朝海皇餐厅

    走去。

    “少爷,要不要我进去看着’”司机问道。

    “不用t '”秦宗翰冷硬的侧脸沉然,绷得紧紧的。他冷冷地瞥了眼海皇那边的方向,“就

    等在这里就行

    t‘”

    司机找t个可u看到里面的宙边停下,秦宗翰透过璃璃看着里面,他可u看到萧画画在对

    韩烈笑,不知道

    他们说了什么。

    秦宗翰看着看着,发现自己的心猛地收紧,原来只是看着她对别的男人笑,他的心就是这

    样的紧绷,这样

    的酸疼,这样的嫉妒发狂-

    将心比心,她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的拥咖照片,自然会更难过,原来将心比心时,他发现,

    他没有她的那种

    风度,他笑不自来-

    他真的好想冲进去,把她拉出来,紧紧抱着她,告诉她,不要对别的男人笑,不要-可是,

    她说.暂时不

    见。

    他又颓然起来,不敢上前,只是远远的看着,心里的妒火更旺盛,烧他陡要窒息了。

    (月票步人600大关,凛很感激每一位给凛支持的亲们,谢谢你们的支持l凛一定好好

    写,文还有一转时

    间就完,新文也已经有t构思,希望凛写完这个故事再给大家辜上g一个精器的故事-

    “韩先生,你很爱你的女友啊-或许你爱她比她爱你更深,所u你才会受伤-”萧画画说

    道。八,二,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