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144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144

作者:爱已凉 字数:8214 热度:5
    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尖叫,他

    把奠伊发交给了

    奠伊惠,韩烈直接蹋开f1,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景。

    “你们弄伤了 i她-”他冷喝一声,飞起一脚,就朝几个人蹋去。

    “妈的,我们也没想到是孕妇啊-哥几个,陡走,不要惹麻烦-”几人一个招架,就往外

    跑去。

    韩烈看着倒在地上的萧画画,来不及追那些人。

    “萧画画,你没事吧’”他抱起了她,语气里带着一丝焦急。“喂-你到底怎么样t '”

    “韩烈,拙拙我的宝宝  ”萧画画苍自的嘴角无声的吞自一句话。

    韩烈震惊的埴着她,“你怀孕t了”

    来不及说什么,萧画画已经≈上了眼睛,陷人了无边的黑暗中。

    “我进你去医院-”他抱起她,飞陡的朝外跑去。

    奠伊惠还有特护正安慰着奠伊发,韩烈抱着萧画画一自来,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蜷缩着满

    是泪痕的人不

    人,鬼不鬼的身影上时,露自一抹纠结的痛苦。

    “韩烈,你怎么会在这里’”奠伊惠的情绪也有些激动。

    “我送她去医院,回来找你们-”韩烈深深的看t-眼莫伊发,大步离去。

    地上所到之处,留下的是鲜红的血迹,一路流淌着,浙浙沥沥。

    奠伊惠看着他们的背影,竟有一瞬间的潜愕,怎么会伤的这么厉害,萧画画会死鸣’

    ;秦宗翰和他的司机找到这里时,奠伊惠还没有劝好奠伊发。

    秦宗翰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看到奠伊发找到了,松了口气。

    “快点进她回去-”他说着,就开始找电话,打给萧画画,天要黑了,他有些不放心她。

    可是,电话却是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秦宗翰疑惑,不好的预感涌进心里。

    急速进了院子,看到地上躺着的电话,还有画画的包包,然后他呆滞的看着空无一人的院

    子和满地鲜红的

    血液,整颗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今日五更,|0下的2更在晚上之前写自来-请大家晚上再看吧-

    秦宗翰呆呆的看着地的鲜血,只感觉眼前阵黑暗,差点倒了下去。八,零,三,七,五,

    “画画,画画”他惊恐的喊了声。“怎么会有血'”

    “秦先生,刚才那位小姐被位先生抱着去医院了”特护特意跑来跟他说了声

    “去医院了'她受伤了吗'”秦宗翰看着眼前地的鲜血,激目惊心的艳红落在眼÷,化为

    内心

    阵痛苦的绞痛。“她没事吧'”

    “秦先生,那位小姐的样子,  身的鲜血,一 直淅淅牺牺的流着,你看到处都是血”特

    护说着

    就红了眼圈,她从来提有见过流血如此多的,指着地上的血迹,哽咽道:“那位先生抱她走时

    小姐是昏

    过去了,不知道怎么目事”

    “啊  ”秦宗翰握紧的拳头疯般的砸在了墙壁上,幽探的职眼里赤红的泛着血光,被鲜

    血染红

    的拳头上提有丝的痛苦感觉。

    ———“先生,你不要这样,快去医院吧,或许还有救!”特护上前阻止秦宗翰的自虐——

    那满是是鲜血的拳头上血肉模糊,可见他的心有多痛

    “她会不会有事'”秦宗翰喃喃的问道,像是问她,也像是问自己

    就这么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血红,只感觉无边的寒冷涌上了心头,冻结了所有的情绪

    “少爷”司机也跑了来,  看到鲜血吓得整个人都哆嗪了,他跑去把包包和手机拴了目来

    “去医院”秦宗翰像旋风样的倦了出去,司机紧跑几步追出去

    秦宗鞠从提有感觉到如此的做乱过,那样沉重的情绪压抑在胸口,早已经不能呼吸,她怎

    么会流

    了那么多的血’

    他说了保护她,可是他做了什么’为什么目是让她受伤’身心受伤,他真的很该死啊

    这刻,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空洞的麻木起来,所有的意识都在重复相同的句话,

    她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可是心里的不安却不停的大,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那激目惊心的痕迹再一次的眼前浮

    现而出,剌痛了秦宗翰早已经痛到快要麻痹的心脏。

    路上,秦宗翰的心里百般;§味。“开快点,再快点”

    “是”司机不停的加快速度,车子像箭般在路上疾驰,不断的超越车俩

    他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刚才为什么他不把她带在身边’为什么遇到事情他目是想不到她'

    目是想的

    不深呢'

    只求上天不要夺走她,他发誓,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即使她恨自己,他也要把她圈起来,

    让她

    直在自己身边确保她的安全。

    他也不会再放任她离开他的身边了,  扶,  扶就够了,他再也不能放任她在自己的眼前离

    开

    秦宗翰痛苦的里;自是破碎的绝望,为什么会这样’都怪自己啊

    脑海里像是跑马般的急速,受伤的手鲜血粼粼,秦宗翰冰待的面容里落;自隗疚,他定不

    会放过

    伤害了她的人,他定要把伤了她的人给碎尸万段。

    只要画画平安,他这生别无所求。只要她平安

    医院。

    当萧画画被推出手术室时,医生告诉韩烈,“先生,你太太流产了”

    (…xss )提供优质正版阅读体验

    因为情况紧急,需要手术签字,韩烈提办法只好签字了,暂时充当了萧画画的先生。“她真

    的怀孕

    t'”

    “旱的,胎儿沿有保住,大出血已经控制住了,人很虚弱需要好好养护,还有病人情绪

    很低落,先

    生要格外注意劝慰鞋下”医生下着医嘱。

    韩烈呆了呆,蓝色的眼眼眸加的深邃,凝结着股复杂的情绪

    原本他该高兴的,这是宗翰的孩子不是吗’秦宗翰的孩子没有了,他该高兴不是吗?

    可旱看到萧画画被推出手术室惨白的脸上血色尽失,他心又开始烦躁起来,该死的,她流

    产关他

    屁事,他莫名其妙感觉烦躁做什么。

    拳头在身恻握紧韩烈心中却没有丝的后悔

    病房里一萧面面安静的躺在蓝色方格子的床单上,惨白的面容淡漠的看不出任何情绪似乎

    连身子

    的痛苦也不知道了,她像个破碎的娃娃一般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_ 目光是空洞的,大大

    的眼睛睁着,

    不知道看向了桌一处若不是微弱的呼吸声,让人会以为i她或许早已经停止了呼吸。

    韩烈走过来坐在一旁静静的凝望着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容的面容心头竟慢慢的萦绕了一丝

    纠

    结的痛

    “你感觉怎样'“他开口的声音有沙哑透着天心,这个世界+上,她是他第二个关心的女人

    萧画画是无辜的,他点也不怨这个女人有事

    “我的宝宝没有了,是不是‘?’萧画画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漠的笑容手落在自己的小腹

    上,宝宝没有了

    了吗'

    空了  切都空了她的,。空了脑子空了宝宝提有了宝主蒂去了她全身的力气,她甚至都忘

    记了什么是难过

    韩烈的喉头动,竟不知道如何目管她。

    “没了是吗'”她又问,眼神空洞。

    “是的提了”他终于说道。

    气氛下子安静下来。

    萧画画连自己竟然还能呼吸她都感到不可思议。“我的宝宝提有了,被我弄天了”

    韩烈叹了口气,“这是场意外”

    “不是是我,是我该受到惩罚吧,是我太贪心,想要的更多,所以才会失去我的宝宝  如

    果鞋

    不想要对的爱情,又怎么会'”是的,  定是这样的,老天爷在惩罚她,让她失去了宝宝

    “老天在惩罚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像是在告诫自己,永远都不要再犯错了样

    韩烈突然有些心疼,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缓缓的问道:“怎么会是惩罚呢’  对的感情谁

    都想

    要,你不要多想,这是意外”

    萧画画沉默着,许久才幽幽开口道:“可是谁都可以要,裁就不行的,不行的都结束了,都

    结束

    了  ”

    “砰”  声,门被大力的推开,秦宗翰;自头是扦的闯进来,  看到病房里的情帚,看

    到萧画回急急在

    床上,还活着,他的整颗心在松了下来的同时又跟着揪痛着。

    “画画  ”开口就跟着痛了起来。八,零,三,七,五,五,五

    萧画画看到秦宗翰,鼻头一酸原本空洞的眸子里凝满了泪雾,紧接着,泪水从眼眶里滑出

    来

    然后,她别过脸去。

    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眼泪

    韩烈识趣地让出了位置,起身走到旁,视线复杂的扫了眼秦宗翰,想要离开,却被萧画画

    喊

    住:“韩烈,请你让别人离开好吗'”

    她淡淡的带着点哽咽的语气说出口,叫两个男人同时呆住了

    “画画”秦宗翰压抑下心头泛上来的苦涩,她说他是别人

    “请你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你,我想个八静静”她说:“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

    瞬间,四周死般的沉寂下来,秦宗翰呆滞的愣住,猛地望着她,失神的目光落在萧画画

    的脸

    上画画,你带地怎样了?不要吓我呀!

    那里已经;自是泪痕,然后她又道:“秦宗翰,是我对不起你,现在孩子提有了,  切都结

    束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韩烈,让他出去吧”

    “出去吧  ”韩烈说道。“她身体虚弱,受不了刺激”

    “什么'”秦宗翰的脑子里嗡得声像是炸了颗雷

    “出去”韩烈正色起来

    秦宗翰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床上的萧画画,不得不先走出来

    韩烈关上门,看着床上身子颤抖哭泣的女八,忍不住叹了口气

    肩门外,秦宗翰还在消化着信自,飞快的跑到了护士站去问萧画画的病情,他以为是外伤,

    可是

    当护士吉诉他是“流产大出血”时,他下子呆了

    原来,她怀孕了  他们的孩子,他刚刚知道怀孕,却也失去了孩子

    ——这个孩子是盖在日本北海道时有的吧

    想到北海道,他连张照片都没有给她留下,悔恨如同把尖锐的刀子点点的割在了心头

    “你不能哭  ”韩烈走过去,又在床边坐下。“你现在的身体不准哭,听到了没有’不然

    我让外

    面那个男人进来了啊”

    他的话很有威胁性,可是萧画画还是在哭

    萧画画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呜咽着,怛可以看出她有多悲恸,原本还不会哭,可是看

    到秦宗

    那些悲恸的目忆,那些恼怒,那些后悔都源源不断的涌出来,让她极尽失声。明知道流产怪

    自己不

    怪他,可是这刻,她还是不像见到他

    韩烈拉下被子,看到她;自是泪痕的脸,嘴里咬着被子的角,那神情让人不得不心疼,只

    想涌她入

    怀,像大哥哥样的去宠爱她。

    “不能再哭了,你的身体现在还提好,萧画画,不要哭听到了吗'”韩烈扳住她的肩头,

    “如果你

    想哭,等身体好了,韩大哥把胸膛惜给你,让你哭个够,好不好”

    萧画画却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感激的看向韩烈,倏的伸过双手,  把搂住他的脖子,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