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职场校园 >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 正文 分节阅读_207
《小小继承人:爹地你敢不认我?》

正文 分节阅读_207

作者:爱已凉 字数:6900 热度:4
    r/>

    “烦你?”秦茂祥一听这话,好笑又好气的一把把承承抗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肩膀上。

    “昊小

    子,既然觉得我老头子烦,那我干脆就烦你好了!”

    承承立刻抱住秦茂祥的头,朗声笑着,稚嫩的童音响彻在整个大厅。“爷爷,我没说你烦,

    是你每

    次说让我当总裁我就烦啦!秦叔叔不是很年轻吗?妈咪可以再生很多继承人的,直到生

    出爷爷满意的继

    承人为止,我要做我喜欢的事情,和天宁一样!”

    “承承,快下来,爷爷年龄大了!”萧画画担心扭了秦茂祥的腰。

    “没关系的!”秦茂祥摇头。

    天宇在一旁吃吃的笑,完全不吃醋,不娠妒,而是乖巧的倒了一杯茶给萧画画。“妈咪,

    喝茶!”

    萧画画一回头,看到天宁端着茶杯,心里暖暖的。“好孩子,谢谢!“

    再回头时,秦茂祥已经扛着承承去院子里了。

    萧画画接过茶杯,牵住天宇的手,“天宇,为什么你不要继承爷爷的公司呢?”

    “因为我要开心啊!”天宇笑着说道。

    “天宇不开心吗?”萧画画有些意外。

    “不是啊,是觉得爹地不开心啊。黎叔叔说要开心,每天都开心。爹地是总裁,黎叔叔

    是总经理给

    爹地打工,可是黎叔叔每天都比爹地开心啊,我看到我们老师也很开心啊,每天都有笑,

    我也想笑。”

    “黎叔叔?”萧画画愣了下。“天宇喜欢黎叔叔吗?”

    “嗯!喜欢!”天宁很认真的点头。“黎叔叔会笑得很大声!爹地从来没这么笑过哦,妈

    咪,爹地

    以后会像黎叔叔那样笑吗?”

    “呃!”萧画画愣了下,天宁这孩子真的是观察入微,很细心,而且最近他好像比以前话

    多了一

    些,变得开朗了,这是她最高兴的。“爹地会笑的,爹地只是太忙了!”

    这些年他应该是不快乐的,英伊兰生病,他一直心存愧疚,岁月让秦宗翰隐藏了自己的

    本性,他

    应该是那种很青春阳光的人才对,而且是很善良的男人。

    曾家。

    曾黎把曾阳阳给带了回来。

    曾夜风和曾妈妈终于知道事情的经过了。

    阳阳不说话,一直曾黎在说。

    曾妈妈听完后心疼的落泪,她都不知道女儿受了这么大的罪,立刻奔过来拉住阳阳的手,

    话还没出

    口还是难过的哭了起来。“阳阳,你这孩子怎么不告诉妈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

    说?”

    曾阳阳低垂着脑袋,因为妈妈的一句话,她立刻泪流满面。“妈妈……”

    曾夜风很意外阳阳居然生了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居然不见了。他被老婆骂了一顿,也

    自责起来,

    如果他不是那么封建,如果不是平时这么严厉,或许他的孙子孙女现在都好几个了!

    “爸,无论怎样栽都要娶阳阳,还有孩子丢了,我要报警,追查当年的真相!”曾黎无比

    认真的对

    着曾夜风说道。

    曾黎把事情的经过跟曾夜风说了,然后他立刻让警署的弟子去寻人,那个绿城的私人诊

    所的医生。

    曾阳阳不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哭。

    曾夜风一看孩子哭的这么伤心,更加自责。“阳阳,不要哭了,爸爸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

    的1可是

    人海茫茫,找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时间!”

    转眼就是一周后。

    莫伊兰出院了。

    芙伊惠在一周后下葬,整理她遗物的时候芙伊兰发现了一本日记,是依惠的,而莫伊兰

    在看到这个

    日记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深深的愧疚涌了出来,那是一种深深的罪恶感,依惠她真

    的太胡闹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情会是这样。

    握着那本日记,她的心里是对秦宗翰的愧疚,也是对曾黎的愧疚,没想到还有毛之言,

    为什么会这

    样?她该怎么办?

    第349章,真相大白1

    芙伊兰呆呆的握着手中莫伊惠留下来的日记本,这本日记真的是太让她震撼了。

    “依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芙伊兰喃喃低语,泪珠一颗颗流下来,心中的酸楚和愧疚

    慢慢的叠

    加起来。

    “伊兰?”韩烈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她正好在哭。“不要难过了,你身体还很虚弱。”

    莫伊兰回头望他,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望着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韩烈是那样

    的善良,

    而自己……

    泪水扑朔的从眼中落下,莫伊兰只是觉得难过,觉得一切真是好笑。间接中,她成了罪

    人,依惠

    做的这一切都让她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烈!”莫伊兰紧绷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的情绪,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扑进他的怀中,不

    停的哭

    着,泛滥的泪水片刻间湿透了他的西装。

    心头悲痛着,英伊兰抽噎着,忽然松开韩烈的手,泪水朦胧着看他的面容,“烈,你为什

    么会喜

    欢我这种坏女人呢?”

    韩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喜欢需要道理吗?”

    想想莫伊惠,她那样病态的喜欢着曾黎,有理由吗?话说曾黎真的有那么好吗?没有?

    只是一

    个男人而己,而伊兰也只是个女人而己,喜欢就是喜欢,又怎么说的清楚呢?

    “烈!我和依惠这样的女人该去下地狱才是!”莫伊兰想到曾经她所做的那一切,她跟多

    少男人

    有过复杂的关系,只是因为她心中的不平衡,责怪着秦宗翰,可是到此刻,她发现,其

    实她们姐妹才是

    罪人。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韩烈拥住莫伊兰,柔声安慰着。“好了,不哭了,也不要想了,

    安葬

    完依惠,我们去法国!从此开始新的生活。”

    “烈!我已经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儿,这样的我,你还肯要吗?你一辈子都可能没有孩

    子。”她

    怎么能答应跟他一起走?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他痛惜的看着她,“伊兰,我不在意!”

    哽咽着,身子瑟瑟的颤抖着,看着他那眼中熟悉的关切,莫伊兰再也压抑不住,一把扑

    了过去,

    紧紧的搂住韩烈的脖子,将脸颊埋进了他的肩膀上,滚热的泪水不断的从眼中落下来,

    滑进了他颈项

    下,灼热的剌痛了肌肤,似乎见他心底那最深沉的感情勾了出来。

    痛哭着,萦绕在四周是他熟悉的气息,莫伊兰放肆的哭泣着,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让

    她最后放

    纵一次!

    她一直那样的自私,她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给予的爱呢?他这样善良这

    样温情的

    男人适合更好的女人。

    而她,要一辈子去忏悔。

    依惠啊,姐姐替你,替自己去忏悔。

    就这样让她最后一次的放纵,让她再一次的贪恋着他的温暖,只要她放弃了,他可以一

    辈子幸福,

    还可以有孩子,还可以过幸福快乐的生活,而她不知道哪天又突然变得自私了,自己也

    不认识自己了。

    韩烈看着她此刻痛苦欲绝的悲痛,他只能伸出手,安慰着她的悲伤。感觉到背后忽然楼

    过来的大

    手,莫伊兰颤抖着,紧紧的搂住了韩烈,最后一次了!

    任由她哭了许久之后,韩烈终究开口:“好了!最后一次哭,不要在哭了!”

    “好!”最后一次落泪。

    擦着泪水,芙伊兰抽噎的抬起头,却发现韩烈的肩膀上早已经被她的泪水湿透,甚至连

    他的脖子

    上,都沾满了她的眼泪,尴尬着,莫伊兰不安的抬起目光,却发现他的视线却落在她的

    脸上。

    “该休息了,好好休息下,明日要葬礼了,让依惠走的安心些,不要哭好吗?”韩烈横

    抱起她纤

    瘦的身子,迈步向着莫伊兰的房间大步走了去。

    蜷缩着身子,再一次的感觉着他的温暖,莫伊兰微微的侧过脸,将面颊紧紧地贴在他的

    胸膛上,听

    着他的心跳声,莫伊兰忽然她是那样的贪婪,贪恋着他的气息,贪恋着他的温暖。

    莫伊惠葬礼的那天,大家还是都赶来了。

    秉宗翰,曾黎,曾阳阳,韩烈,米勒,毛之言,除了萧画画没有来,秉宗翰为了保护她,

    并没有告

    诉她,他知道自己的小女人很善良,一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所以没有叫她来。

    大家看着莫伊惠下葬,直到她的棺椁被石板覆盖,直到埋葬好了。

    曾阳阳突然情绪激动的望着墓碑上的照片,失控的低喊着:“莫伊惠,为什么你要这么对

    我?我的

    孩子在哪里?你把我的孩子偷到哪里去了?”

    她突然情绪激动起来,让大家都为之一愣。曾黎立刻抱住她,给予支撑。

    这些日子,曾阳阳自从知道孩子还活着却找不到人后,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混混沌沌中,

    吃也吃不

    好,睡也睡不好,只想快一点知道孩子在哪里,他过得好不好!

    没有人发现毛之言的身体一颤,继而恢复了平静。

    而莫伊兰在这个时候却道:“阳阳,对不起!我知道说对不起无法弥补你心里的苦,我也

    知道依惠

    伤害了你,请看在她已经去了份上,原谅她!”

    “伊兰姐,你让我怎么原谅她?我的孩子没了!她死了一了百了,我呢?我的孩子呢?

    我该怎么

    办?”曾阳阳的吼声让秦宗翰呆了
章节目录
热门职场校园
推荐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