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小说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百家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以身相许(女尊NP) > 分节阅读_12
《以身相许(女尊NP)》

分节阅读_12

作者:正午月光 字数:4700 热度:16
和男人交欢,可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这沈牡丹的身子似乎有发泄不尽的欲望,再加上他媚骨天成,竟娇缠着她不放手,直连做了两次,这男人才终因体力不济才躺下来。可下身那个东西却还不见软,虽然没有刚刚那样直立着,可却还是敏感的很。
  听楚寒雨说,栖凤国的勾栏院里,经常给一些小倌儿从小服一种慢性春药,直到长大时,便让他们欲望强烈,没有女人不行。这沈牡丹是不是也用了这东西?想到这儿,叶青虹便捏了捏男人的脸,将他还沉迷在快感中的神经拉过来。
  沈牡丹这会儿已经有些迷乱了,感觉叶青虹捏疼了自己,这才恍惚地转过小脸儿来,一脸潮红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人儿,生怕自己刚刚做梦似的。
  叶青虹见男人额头上的守宫砂已经消失了,心里也觉得有趣,想来那宰相大人再见他的时候,就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了。于是便点了沈牡丹的额头笑道:“小骚货,跟谁学的勾人的法子?难道你从小便吃了春药不成,怎么就媚成这个样子?”
  沈牡丹原来甜兹兹的心,听了这话就像一把冰刀子插了进去,身子一僵,一下子就呆住了。可那股子锥心刺骨的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叶主儿终于知道他身子和常人不一样了,自己刚刚叫的那么大声儿,又银荡成那样,怎么也不像个大家公子的模样。什么宰相大人送来的,叶主儿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世,肯定会嫌弃自己。一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牵挂着的人儿再也不会看自己一眼,男人的心就疼的绞在了一起。
  于是,他也顾不得身子疼的不行,便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把扯起池子边的一件衣服披上,便摇摇晃晃的要离开。
  叶青虹搞不懂,为什么刚刚还痴痴看着自己的男人,突然就推开自己要走,于是便大声道:“你去哪里?”
  沈牡丹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前,听见叶青虹叫自己,便转过身子,含着泪又痴痴地盯着自己心里的人儿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儿脚步声,只听一个小童儿的声音道:“也不知叶主儿洗好了没有,怎么这么久也不见出来。”
  又听另一个声音道:“依我看,就不应该放那个狐媚子进去,哼,也不想想他是什么东西,听说想当前他爹就是偷了人才被赶出妻家的……”
  叶青虹离的远,听不清外边说些什么,可沈牡丹却靠着门听了个清清楚楚,只见豆大的眼泪顺着他柔媚的小脸滑了下来,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一转身,便咬着手指跑了出去。
  “你……”叶青虹搞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这副表情,可当她转身要起来时,却发现,自己的浴袍刚刚已经被沈牡丹穿了去。转头再看向那半敞着的门,叶青虹不禁皱眉,这个男人,自己早晚要搞明白他今天倒是怎么了。
  ————————————————————————————————
  这章内容真多啊,写得手疼,
  终于吃了这个美人儿……
  大大们可满意了吧??

  叶府家宴(上)

  年三十的一大早,翠竹便起了床,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便来到任倾情房里,伺候主子梳洗打扮。
  今天是除夕,叶家上上下下都忙得很,先是祭祀祖宗,给各房长辈磕头,紧接着晚上还有家宴,叶家所有亲戚都会聚过来,算是求团圆的意思。
  任倾情经过了这些日子的调养,身子虽然还有些虚,可却也大好了,所以今天这正经日子是肯定要去伺候着。叶青虹现在还没有正夫,所以他这个侧夫有些场合还是要应酬的。叶家家大业大,光是迎接来往的亲戚男眷们这活儿就不轻。所以头一天,柳氏便派人来传话,要任倾情除夕那天早点儿过去,跟着他把亲戚认全了,这一个正月里,都得他来迎来送往,不能怠慢了。
  所以,到了这天,任倾情也一大早便起了,洗了脸,便让翠竹给他梳头。
  翠竹拿了梳子,沾了水,将任倾情那一头青丝小心地挽了一个髻,又挑了几件珠翠给他戴了,可到最后选头饰的时候却为难了起来。原来,这栖凤国里,正夫和侧室在头饰上是有讲究的,正夫可以戴凤钗步摇,而侧氏却只能戴贴翠的小凤,戴不得步摇。
  任倾情在家做公子的时候,只想着将来肯定是给人家做正夫的,所以嫁装也都按正夫的礼数准备的,可却不想到最后却被叶家娶来做侧夫,又娶的那样急,所以这首饰上就来不急换下来,仍旧是金灿灿的凤钗步摇,红通通的正夫嫁衣。
  翠竹看着镜子里主子一双清亮的杏眼,心里不禁为难起来,这话可怎么对主子说呢?
  任倾情等了半晌,却见翠竹只是盯着自己的头发发呆,也不给自己梳头,于是便道:“你呆在那看什么,魂被勾去了不成?还是我的头发开出花来了?”
  翠竹听主子这么一说,才咬了咬小嘴儿,轻声道:“主子,今儿个这头饰,怎么个戴法儿?那个凤钗步摇恐怕是戴不得了……”说完,便有些怯怯地看着任倾情,生怕自己倔强的主子发火儿。
  任倾情听了这话,不由得一呆,原本柔媚的小脸儿登时板了下来,一双白嫩的小手揪紧了自己的衣襟,半晌儿没言语。
  翠竹见了这副情景儿,心里也跟着难受。想自己主子在家时多风光,虽说赶不上女儿,可却比所有人家的公子都强,且不说吃穿打扮上都是一流的,只说被长辈们宠的那个劲儿,只怕是比小家小户里的女孩儿都强的多。
  可没想到,如今嫁了人,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先是做人夫侍不说,还被连打带骂的关在那空屋子里一个多月,真真是将打小从未见过吃过的苦都吃了一遍。好不容易,最后被叶主儿接了出来,又养了些日子,这身上的伤算是好了。可是,这心上受的伤可什么时候能好呢?
  翠竹想到这里,不由又绞了绞手里的帕子,小心地看着镜子里的主子。
  只见任倾情呆呆地怔了半晌儿,最后似是咬了咬牙道:“你把那个我在家时平日里戴的小凤找出来,我今儿就戴那个。”说完,便一声不吭地抿了嘴,再也不言语了。
  翠竹听了这话,忙答应了,从首饰盒子里翻出那个贴了翠的累丝小金凤拿出来,小心翼翼地给主子戴在了发上。
  梳好了头,翠竹便忙着伺候主子穿衣裳,今儿是喜庆日子,自然是要穿新鲜颜色,可是……翠竹偷偷瞅了主子一眼,心里不禁又暗叹道:做了人家侧夫,这大红也是穿不得的啊……
  任倾情此时自然也知道这个规矩,于是当翠竹再怯怯地看着自己时,便冷笑了两声道:“看什么看,赶紧把那件粉红镶银的衫子给我拿过来,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呢?!”说完,便赌着气站起了身,来到穿衣镜前。
  翠竹听了这话,揪紧的心里不由一缓,忙答应着跑去衣服箱子里取了衣裳,一件件给主子穿戴起来。
  很快,穿衣镜里,一个淡扫脂粉,金妆玉饰,身材匀称妩媚的美人就出现了。翠竹见状,不由在心里赞叹,论人品长相,自己的主子可真是万里挑一的人儿。可一转眼,翠竹却发现这主子脸上的胭脂有些淡了,原本病了这些天,脸色就赶不上从前,这喜庆日子里,可不能让人看着憔悴。于是忙又将任倾情按到梳妆镜前,自己拈了块胭脂,便帮着他轻扫上去。
  翠竹边扫边看,直到满意了,才起了身,瞅着镜子里的人抿着小嘴儿笑道:“这下行了,主子这一出门啊,不管男人女人男人,准保都得被您迷住。”
  “呸!净会胡说,”任倾情听了这话,不由笑骂道:“我一个嫁了人的,还去招惹别的女人,要死不成!”
  翠竹听了只是抿嘴儿笑,只觉得这样的主子才有点儿原来的样子,所以心里一高兴,便不由道:“主子,这说别的话都是玩笑,您多早晚能给叶主儿生个孩子,这才算是真正嫁了人的……”
  任倾情本来正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便不见了,杏眼里转眼便浮起了一层冰,只盯着翠竹看。
  见主子脸上的颜色一下子变了,翠竹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于是忙扑通一声跪下道:“主子别生气,翠竹一时糊涂说错了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见翠竹急的小脸通红,跪在地上瞅着自己,任倾情心里的怒气不由的缓了缓,于是便冷冷的道:“起来吧,大好的日子,跪着像什么样子。”说着,便自顾自的起身往床边上坐着。
  翠竹听了这话,才小心翼翼从地上起来,小声地道:“奴才这就给您端碗热茶来。”说着,便转身向外走去。
  望着翠竹的背影,任倾情靠在床柱上,心里只觉得五味杂陈,一时间倒有些理不清了。
  这些日子来,他身子虽然躺在床上,可消息却灵通的很。叶家发生的这些事儿,哪一件也没逃了他的耳朵。前些日子,听说叶青虹就在接回自己的第二天,便带回来个男人,听说还是个生了孩子的。虽然说是受人所托,代为照顾,可翠竹还是去偷偷地看了,回来时,便好半天儿没说话,只是怔怔的出神。问了半天,那小蹄子才吱吱唔唔地说什么,生了孩子的男人还能好看到哪里去之类的,可说了几句,便不做声了,只是低着个头。
  见些情形,任倾情心里就明白了,翠竹打小儿跟着自己,也见过些世面,既然他都觉得心里没底,那么这男人肯定是个绝色的。
  打那以后,任倾情便对叶青虹的行踪上了心,可等了足有快十天了,也没听说叶主儿什么时候去看那男人。只听说那父子被内府总管王氏单独安排了一个院子,又请也乳公等人去伺候,便再也没有消息了。
  直到这时,任倾情心里才算放了心。再加上叶青虹仍天天来看自己,还总带些个新鲜玩意儿,陪自己说笑话。有时候天晚了,虽然看她的样子想留在这儿,可自己这不争气的身子却还是不好,于是只得做罢。
  就在任倾情以为自己能好好过个年的时候,那个被叶青虹打过的沈牡丹却突然出了状况。
  那天,因为自己要洗澡,所以派翠竹去浴室里打些温水来,可这小蹄子去了半天,才一个人晕头晕脑的回来了,水也没打来,他自己倒是流了一脸的泪。被任倾情连逼带问地弄了半天,翠竹这才吱唔着把事情的全过程说了出来。
  原来,翠竹正带着两个小童准备去浴室打水,可刚到外边,却突然见一个人哭着跑了出来,走近一看,原来是沈牡丹,只见他头发散乱着,一张小脸哭的通红,嘴儿也肿肿的,身上只披着件浴袍,露在外面的脖子和胳膊上青青紫紫的净是伤痕。见翠竹带着站在院子里,他也是一惊,可却仍转头跑了。
  翠竹虽然年轻,可是却不傻,沈牡丹那身上穿的明明是叶主儿常穿的黑浴袍,还有他身上的那些青紫,他在自己主子洞房的第二天也见过,哪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听翠竹哭着说出这些话来,任倾情的心里又翻又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真想冲去狠狠打一顿那个骚狐狸,再问问他,怎么贱成这样,敢趁着自己身子不好,就去勾引叶主儿。也不想自己是什么身份?!
  就这样琢磨了一晚上也没睡,第二天一早上,便要让人去把沈牡丹那个狐狸精给找来。可小童去了半晌儿,却一个人回来了。只说那沈牡丹被内府总管王氏带去了,说是叶主儿赐了药,要王氏亲自带着人给那个骚货喝。
  任倾情在家里,母亲身边也有些小侍,如果哪天宠了他们,又不想让他们怀孕,便会在一大早就赐一种药汤,于是那些小侍们也就知道,主子不想让自己替她生孩子。心里虽然委屈,可却也不敢不喝。这么说来,王氏这次给沈牡丹喝的药,显然就是叶主儿赐的了。
  想到这里,任倾情原来冲上来的火气不由消了大半,心里又琢磨了半晌儿,于是便向传话的小童道:“你去,告诉沈公子,就说我这里今儿个不用他来伺候了,他只管好好养身子。”说着,又向翠竹道:“去和内府总管说,今天单给沈公子煮些清淡的粥饭送去,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好好调养调养身子。”
  任倾情做的这件事儿,很快就传到了柳氏的耳朵里,虽然没听这位主夫公公说什么,可由他赏赐的东西,却一件件儿的送来了,看得出来,他老人家满意的很。就连这次除夕让他出来应酬,怕也是借了这件事的光。
  想到这里,任倾情心里终于好受了些。虽然叶主儿这些日子没和自己同房,可是时间一久,总有法子让她疼自己,这生孩子的事儿,也得哄着她答应了才是。
  正在她想的出神的时候,只听翠竹的声音在外间响起:“沈公子先坐坐就走吧,我们主子正歇着,一会儿要
章节目录
热门穿越重生
推荐穿越重生